feedback home

 

呜 呼 哀 哉 , 我 的 中 国 !

胡亚非

 

    离 国 七 载 , 今 夏 携 夫 婿 到 北 京 一 游 。 运 气 颇 佳 , 有 夫 婿 一 朋 友 相 助 , 竟 得 以 在 一 家 国 际 水 平 的 五 星 级 大 饭 店 下 榻 。

    久 违 多 日 , 北 京 变 得 难 以 辨 认 了 。 马 路 两 旁 高 楼 大 厦 林 立 , 中 英 文 广 告 牌 比 比 皆 是 。 马 路 上 各 种 机 动 车 辆 争 先 恐 后 , 互 不 相 让 , 令 人 有 目 不 暇 接 , 惟 恐 迷 失 之 感 。 好 在 大 饭 店 里 各 种 服 务 设 施 应 有 尽 有 , 不 仅 奢 侈 豪 华 , 而 且 近 在 咫 尺 。 在 此 下 榻 的 人 , 比 如 十 分 走 运 的 我 们 , 尽 可 以 足 不 出 户 , 便 在 世 界 上 历 史 最 悠 久 的 古 城 之 一 渡 过 一 段 宜 人 的 时 光 了 。

    然 而 , 中 国 人 都 知 道 毛 泽 东 的 名 言 : “ 不 到 长 城 非 好 汉 。 ” 夫 婿 虽 是 美 国 人 , 但 平 日 里 有 关 中 国 文 化 的 信 息 不 绝 于 耳 , 便 也 知 道 不 去 长 城 非 但 做 不 成 中 国 的 好 汉 , 回 国 后 在 亲 戚 朋 友 面 前 无 所 交 待 , 连 美 国 的 好 汉 也 做 不 成 了 。

    于 是 乎 , 夫 婿 、 朋 友 和 我 包 了 一 辆 出 租 汽 车 , 便 到 了 长 城 。

 

    下 了 出 租 汽 车 即 发 现 , 天 下 大 变 , 连 印 象 中 亘 古 不 变 的 长 城 也 变 了 。 长 城 脚 下 , 先 映 入 游 客 眼 帘 的 不 再 是 那 段 历 尽 沧 桑 的 灰 色 城 墙 , 而 是 一 座 花 里 呼 哨 的 门 楼 。 门 楼 有 着 中 国 古 建 筑 特 有 的 飞 檐 和 迪 斯 尼 乐 园 特 有 的 梦 境 般 柱 体 结 构 , 加 之 大 红 大 绿 , 色 泽 过 艳 , 使 人 顿 生 不 伦 不 类 、 不 知 所 以 然 之 感 。 待 抬 头 以 究 其 竟 , 才 识 得 门 楼 上 牌 匾 之 字 : 长 城 熊 乐 园 。 颇 费 了 一 番 心 思 , 不 得 解 长 城 与 熊 有 何 干 连 。 环 顾 四 周 , 见 门 楼 左 侧 石 墙 上 刻 有 如 下 大 字 : 长 城 登 城 口 , 且 字 下 刻 有 箭 头 , 指 向 熊 乐 园 门 楼 。 不 用 说 , 登 长 城 必 经 熊 乐 园 。

    夫 婿 、 朋 友 及 我 虽 然 对 熊 无 甚 兴 趣 , 但 一 时 竟 想 不 出 更 好 的 主 意 , 便 来 到 熊 乐 园 票 房 询 问 票 价 。 回 答 是 : “ 外 宾 四 十 , 内 宾 十 五 。 ” 一 周 来 在 北 京 的 经 历 已 使 我 们 对 这 种 “ 内 外 有 别 ” 的 金 融 政 策 颇 有 领 教 , 听 到 这 回 答 , 不 觉 惊 异 , 反 倒 深 感 身 为 中 国 人 的 优 越 。 加 之 登 长 城 的 决 心 已 定 , 便 毫 不 犹 豫 地 买 了 票 , 进 了 熊 乐 园 。

    这 熊 乐 园 , 总 长 不 过 二 百 米 。 沿 游 客 行 路 的 左 侧 , 是 一 个 个 有 石 灰 铺 地 的 大 坑 。 坑 坑 “ 熊 口 过 剩 ” , 拥 挤 不 堪 。 时 值 正 午 , 烈 日 炎 炎 。 众 熊 无 心 玩 耍 , 又 无 洞 穴 可 入 , 以 避 骄 阳 , 便 个 个 东 倒 西 歪 、 四 仰 八 叉 地 瘫 在 看 上 去 象 是 匆 匆 搭 起 的 金 属 架 上 。 其 不 雅 之 状 实 不 堪 睹 。 更 有 众 熊 身 上 散 发 出 来 的 腥 臊 气 味 将 游 人 驱 逐 于 路 之 右 侧 。 若 不 是 那 里 有 一 道 廉 价 灰 砖 垒 出 来 的 低 矮 的 假 长 城 阻 挡 , 游 客 无 疑 将 对 长 城 脚 下 之 大 熊 国 “ 敬 而 远 之 ” 。

    在 既 来 之 、 则 安 之 原 则 的 支 持 下 , 我 们 终 于 步 出 熊 乐 园 , 来 到 逶 迤 宛 延 的 长 城 脚 下 。 正 待 磨 拳 擦 掌 、 跃 跃 欲 登 长 城 时 , 又 见 一 售 票 房 矗 立 于 前 方 。 定 睛 一 看 , 却 原 来 才 是 “ 长 城 售 票 处 ” 。 窗 口 标 有 票 价 : “ 外 宾 三 十 五 元 , 成 人 十 五 元 ” , 并 另 伴 有 一 方 牌 , 上 书 “ 熊 乐 园 票 不 包 括 长 城 票 ” 。 售 票 处 前 已 有 几 位 和 我 们 一 样 上 当 受 骗 的 游 客 在 抗 议 , 我 即 义 份 填 膺 地 加 入 了 他 们 的 行 列 。 无 奈 一 妇 人 板 起 面 孔 , 向 抗 议 的 人 群 大 叫 道 : “ 谁 叫 你 们 自 己 不 问 清 楚 ? ! 我 们 是 两 家 公 司 , 互 不 相 干 ! ” 她 把 身 体 往 入 口 处 的 两 道 铁 栏 杆 之 间 一 横 , 大 有 一 夫 把 关 , 万 夫 莫 开 之 势 。 抗 议 的 人 群 里 没 有 一 个 走 回 头 路 的 , 长 城 总 是 此 行 之 唯 一 目 的 地 。 大 家 无 一 不 乖 乖 地 再 掏 买 路 钱 。

    不 知 是 由 于 情 绪 遭 到 破 坏 , 还 是 天 气 酷 热 之 故 , 这 一 段 长 城 显 得 格 外 陡 峭 。 刚 爬 过 两 、 三 个 烽 火 台 , 就 气 喘 吁 吁 、 无 心 恋 战 了 。 强 打 着 精 神 , 照 了 几 张 照 片 , 便 原 路 返 回 。 刚 走 出 长 城 的 出 口 , 又 见 前 方 立 一 方 牌 , 上 书 “ 长 城 票 不 包 括 熊 乐 园 票 ” 。 此 时 , 对 生 意 人 为 赚 钱 可 无 所 不 为 的 行 为 已 有 所 “ 警 惕 ” 的 我 对 此 牌 之 用 意 一 目 了 然 : 防 止 从 另 一 边 上 长 城 、 从 这 一 边 下 长 城 的 游 客 不 留 下 买 路 钱 而 穿 过 熊 乐 园 , 逃 之 夭 夭 。 真 可 谓 天 网 恢 恢 , 疏 而 不 漏 ! 至 此 , 谁 能 不 惊 叹 生 意 人 的 精 明 , 或 称 之 狡 诈 ? 谁 又 能 不 哀 叹 游 客 的 愚 蠢 , 或 称 之 无 知 呢 ? 我 一 面 顾 影 自 怜 、 自 叹 不 如 , 一 面 惶 急 地 将 手 伸 进 口 袋 。 老 天 保 佑 ! 熊 乐 园 的 票 根 还 在 ! 凭 了 这 票 根 , 才 得 以 逃 过 再 留 买 路 钱 的 厄 运 。

    在 此 番 心 境 下 二 过 大 熊 国 的 情 形 , 勿 庸 赘 述 。 回 到 入 口 处 , 便 决 意 要 向 有 关 人 士 抗 议 了 。 适 逢 几 名 身 着 绿 军 衣 的 人 在 门 口 散 立 、 闲 聊 , 象 是 维 持 秩 序 的 民 警 。 我 走 到 两 位 民 警 面 前 , 向 他 们 指 出 , 在 熊 乐 园 的 入 口 处 , 应 当 也 立 一 牌 , 标 明 “ 熊 乐 园 票 不 包 括 长 城 票 ” 。 我 自 以 为 提 了 一 条 建 设 性 意 见 , 不 日 将 为 之 采 纳 。 不 想 , 其 中 的 一 位 民 警 气 势 汹 汹 地 将 我 扯 向 熊 乐 园 售 票 窗 口 , 手 指 上 方 贴 著 的 几 张 熊 乐 园 明 信 片 , 向 我 义 正 词 严 道 : “ 我 这 里 全 指 的 是 熊 乐 园 , 哪 里 有 长 城 ? 你 为 什 么 自 己 不 问 清 楚 ? ” 此 言 实 令 人 气 冲 霄 汉 。 我 当 即 不 甘 示 弱 地 指 出 , 大 石 上 刻 着 的 “ 长 城 登 城 口 ” 和 指 向 熊 乐 园 的 箭 头 旨 在 欺 骗 游 客 。 此 时 , 四 周 人 声 附 和 。 有 的 说 : “ 不 像 话 ! ” 有 的 说 : “ 为 什 么 不 立 牌 子 讲 清 除 ? ” 有 的 则 更 一 针 见 血 地 指 责 他 们 只 知 道 向 钱 看 。 显 然 , 我 无 意 中 做 了 众 多 上 当 骗 者 之 代 言 人 。

    正 在 双 方 唇 枪 舌 箭 、 酣 战 不 已 时 , 一 干 部 模 样 的 民 警 挤 入 人 群 , 对 我 说 : “ 小 姐 , 你 到 里 面 来 , 我 们 谈 谈 。 ” 夫 婿 见 此 情 形 , 忙 跟 了 过 来 。 干 部 指 我 说 : “ 只 要 你 来 。 ” 我 脱 口 而 出 : “ 他 是 我 丈 夫 , 为 什 么 不 可 以 来 ? ” 余 怒 未 消 。 干 部 无 奈 , 将 夫 婿 及 我 领 进 售 票 处 后 方 一 间 小 屋 。 夫 婿 的 朋 友 一 人 在 外 , 担 心 我 二 人 可 否 活 命 而 归 。 ( 此 乃 夫 婿 的 朋 友 事 后 告 之 。 )

    干 部 免 不 了 要 我 重 述 事 发 之 前 因 后 果 。 叙 述 间 , 夫 婿 插 入 道 : “ 如 果 你 到 美 国 尼 亚 加 拉 瀑 布 来 , 恐 怕 也 不 愿 意 买 两 次 门 票 吧 。 ” 尼 亚 加 拉 瀑 布 看 来 对 干 部 颇 具 影 响 , 或 许 是 想 为 自 己 有 朝 一 日 到 美 国 游 览 留 有 后 路 , 他 在 一 再 强 调 我 因 大 意 自 应 受 责 , 又 指 出 华 夏 民 族 不 能 在 洋 人 面 前 丢 面 子 之 后 , 竟 提 出 代 我 向 售 票 处 要 求 退 还 票 款 。 不 多 时 , 他 回 报 导 : “ 他 们 不 同 意 。 这 样 吧 , 我 从 我 的 资 金 里 给 你 退 款 。 ” 随 后 , 他 身 后 一 会 计 模 样 的 妇 人 打 开 屋 内 立 柜 的 门 , 拿 出 四 十 元 人 民 币 , 交 还 于 我 。 ( 注 : 对 民 警 和 熊 乐 园 生 意 之 间 的 “ 组 织 关 系 ” , 我 至 今 仍 百 思 不 解 。 ) 显 然 , 他 退 的 是 夫 婿 一 人 的 票 款 。 夫 婿 的 朋 友 因 不 在 场 , 他 权 作 “ 眼 不 见 , 心 不 烦 ” 了 。 我 呢 , 恐 怕 因 为 长 有 一 张 中 国 人 的 脸 , 又 没 有 尼 亚 加 拉 瀑 布 为 后 盾 , 也 就 不 值 得 什 么 退 款 了 。 当 然 , 干 部 没 有 听 到 我 的 评 论 因 为 退 款 已 出 乎 意 料 , 我 们 当 然 无 意 与 他 锱 铢 必 较 。

    我 与 夫 婿 走 出 小 屋 , 正 要 向 其 朋 友 陈 述 发 生 在 小 屋 里 的 故 事 , 忽 听 得 干 部 在 身 后 朝 我 叫 道 : “ 事 情 就 这 么 解 决 了 啊 , 小 姐 。 但 是 , 退 票 是 不 行 的 。 ”

    ! !

    我 震 惊 ! 我 愕 然 无 语 !

    我 可 怜 自 己 , 也 可 怜 显 然 一 直 在 门 楼 下 等 待 结 果 的 和 我 一 样 上 当 受 骗 的 游 客 同 胞 们 。 曾 几 何 时 , 我 与 他 们 还 同 舟 共 济 。 转 瞬 间 , 我 成 了 被 干 部 收 买 的 同 谋 。 更 使 我 深 感 悲 哀 的 是 , 若 不 是 夫 婿 随 我 进 了 小 屋 , 造 成 可 能 在 外 国 人 面 前 丢 面 子 之 情 势 , 不 用 说 退 款 是 不 可 能 的 , 便 连 我 会 受 到 怎 样 的 处 置 , 也 无 从 想 见 了 。 中 国 人 在 中 国 的 土 地 上 不 如 一 个 外 国 人 金 贵 。 中 国 人 为 了 在 外 国 人 面 前 不 丢 面 子 而 欺 骗 中 国 人 。 中 国 人 为 什 么 这 样 作 贱 中 国 人 啊 ? !

    呜 呼 哀 哉 , 我 的 中 国 !

 

一 九 九 四 年 七 月 二 十 六 日 写 于 美 国
( 原 载 于 《 联 谊 通 讯 》 9 5 年 1 月 号 , 总 第 3 6 期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