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eedback home

 

湘 西 的 女 孩 三 三

胡亚非

 

    沈 从 文 先 生 有 一 篇 关 于 三 三 的 小 说 , 里 面 有 一 句 很 简 单 的 话 我 怎 么 也 忘 不 了 。 这 句 话 的 大 意 是 : 换 了 几 件 新 衣 服 , 三 三 就 长 大 了 。 整 整 一 篇 关 于 三 三 的 小 说 , 我 只 记 住 了 这 一 句 话 , 也 就 记 住 了 湘 西 的 女 孩 三 三 。 可 没 曾 想 , 我 竟 在 那 一 年 , 见 到 了 湘 西 的 女 孩 三 三 。

    那 年 做 研 究 生 毕 业 论 文 , 拿 着 一 笔 经 费 到 全 国 各 地 有 关 院 校 查 资 料 , 同 行 的 有 同 学 萧 娴 。 现 在 想 起 来 , 心 里 还 有 愧 , 硬 是 把 湖 南 长 沙 一 个 什 么 高 等 院 校 也 算 在 资 料 查 询 点 里 , 因 为 传 说 中 , 张 家 界 有 一 片 地 区 就 要 被 宣 布 为 中 国 第 一 个 国 家 森 林 公 园 了 。

    先 去 的 广 州 , 再 从 广 州 乘 火 车 去 湖 南 , 在 离 张 家 界 最 近 的 一 个 城 市 下 了 车 , 也 可 能 是 最 近 的 一 个 县 、 或 一 个 镇 , 车 站 的 名 字 已 记 不 得 了 。 只 记 得 从 那 里 出 发 的 长 途 汽 车 在 狭 窄 、 宛 延 的 盘 山 公 路 上 爬 行 了 很 久 , 还 是 见 不 到 张 家 界 的 踪 影 。 开 始 还 不 时 地 把 头 伸 向 车 窗 外 , 希 望 看 到 传 说 中 张 家 界 奇 异 的 地 貌 。 后 来 , 就 放 弃 了 , 因 为 车 窗 外 有 的 只 是 一 座 座 、 一 片 片 延 绵 不 绝 的 “ 井 岗 山 ” 。 “ 井 岗 山 ” 们 不 高 不 矮 、 顶 尖 底 宽 , 几 乎 是 规 则 的 等 腰 三 角 形 状 , 令 我 们 感 到 大 大 的 乏 味 和 失 望 。 我 们 开 始 相 信 , 张 家 界 也 许 只 是 个 诱 人 的 传 说 而 已 。

    心 底 没 有 了 希 望 , 人 就 昏 昏 欲 睡 。 我 和 萧 娴 头 抵 头 地 打 起 了 瞌 睡 。 不 知 过 了 多 久 , 忽 听 有 人 嚷 : “ 到 了 , 到 了 ! 张 家 界 ! ” 那 是 一 个 男 子 的 声 音 , 但 由 于 激 动 而 变 得 尖 利 , 不 怎 么 顺 耳 。

    我 一 个 鲤 鱼 打 挺 , 坐 直 了 身 子 , 伸 长 了 脖 子 往 外 看 。 可 看 到 的 还 是 一 片 “ 井 岗 山 ” 。 悻 悻 地 , 刚 要 扭 转 了 脖 子 去 向 那 “ 谎 报 军 情 ” 的 男 高 音 投 一 个 白 眼 , 却 觉 得 眼 睛 里 影 影 绰 绰 地 映 进 了 什 么 异 样 的 景 致 。

    “ 哇 ! ” 待 到 我 把 目 光 重 新 调 整 了 , 看 清 了 跟 最 后 一 座 “ 井 岗 山 ” 紧 紧 相 连 的 山 , 就 哑 口 无 言 了 。

    “ 井 岗 山 ” 隔 壁 的 几 座 山 带 著 一 股 袭 人 的 傲 气 , 自 顾 自 地 拔 地 而 起 , 昂 首 挺 胸 、 高 高 在 上 , 鸟 瞰 着 群 “ 井 岗 山 ” , 有 桂 林 山 水 的 纤 柔 , 更 有 桂 林 山 水 所 没 有 的 刚 毅 。 待 车 开 近 了 仔 细 看 时 , 就 发 现 它 们 葱 翠 欲 滴 、 娇 嫩 无 比 。 她 们 象 一 群 意 识 到 自 己 超 群 脱 俗 的 天 生 丽 质 的 妙 龄 少 女 , 风 情 万 种 地 盘 旋 而 上 。 你 望 着 她 们 , 就 好 像 听 到 她 们 婉 转 的 歌 声 , 又 好 像 看 到 她 们 袅 娜 的 舞 姿 。 她 们 有 声 有 色 、 千 姿 百 态 地 向 高 处 升 去 , 让 你 觉 得 你 也 要 跟 着 她 们 舞 起 来 、 飞 上 去 。 我 们 很 贪 色 , 我 们 把 “ 井 岗 山 ” 们 彻 底 地 驱 逐 出 了 眼 帘 。 我 们 被 这 群 横 空 出 世 的 妙 龄 少 女 的 美 所 震 撼 、 所 困 惑 了 。 大 家 都 在 悄 悄 地 问 着 一 个 问 题 : 这 是 怎 么 回 事 呢 ? 这 截 然 不 同 的 奇 异 地 貌 是 怎 样 形 成 的 呢 ?

    当 然 , 我 们 不 是 科 学 家 , 我 们 只 装 模 作 样 地 提 一 个 问 题 , 就 迫 不 及 待 地 要 去 享 受 张 家 界 了 。 那 时 候 , 张 家 界 还 没 有 完 全 对 外 开 放 , 我 们 所 到 的 第 一 站 还 叫 “ 张 家 界 森 林 公 园 接 待 站 ” 。 显 然 , 一 切 都 还 在 筹 备 之 中 。 所 谓 接 待 站 其 实 不 过 是 一 个 备 有 大 通 铺 的 大 房 子 , 供 游 客 暂 住 。 每 天 清 晨 在 房 子 周 围 都 有 几 个 向 导 在 房 外 等 待 游 客 。 这 些 向 导 都 是 当 地 人 , 多 为 湘 西 土 家 族 。 游 客 们 若 能 碰 上 一 个 讲 得 来 普 通 话 的 , 就 算 是 运 气 不 错 了 。 所 以 常 有 一 个 向 导 带 几 拨 游 客 的 事 , 也 所 以 常 有 互 不 相 识 的 人 结 伴 而 行 , 终 成 好 友 的 事 。 我 和 萧 娴 就 是 这 样 认 识 梁 杰 的 。

    梁 杰 是 个 颇 有 些 雄 心 壮 志 的 男 孩 子 。 他 说 , 老 跟 着 向 导 在 少 有 的 几 个 开 放 点 转 悠 没 劲 , 不 如 自 己 去 闯 荡 。 我 和 萧 娴 同 时 在 他 身 上 押 了 宝 , 说 , 你 敢 带 路 , 我 们 就 敢 紧 跟 。 第 二 天 一 早 , 等 “ 大 部 队 ” 走 过 了 空 阔 寂 寥 的 鹅 卵 石 滩 、 穿 过 了 美 不 胜 收 的 “ 十 里 画 廊 ” , 绕 过 了 神 态 安 详 的 “ 夫 妻 岩 ” , 我 们 就 脱 离 了 大 部 队 , 朝 传 说 中 神 工 鬼 斧 雕 凿 出 来 的 天 子 山 去 了 。

    后 来 我 们 才 知 道 天 子 山 是 怎 样 变 得 神 秘 起 来 的 。 指 向 天 子 山 的 路 牌 数 不 胜 数 、 防 不 胜 防 。 每 当 我 们 顺 着 一 块 路 牌 所 指 的 路 径 , 克 服 重 重 险 阻 , 骄 傲 地 认 为 我 们 终 于 靠 自 己 的 力 量 到 达 了 目 的 地 时 , 我 们 总 是 又 被 好 心 的 土 家 人 咿 哩 哇 啦 地 指 向 别 处 。 为 什 么 呢 ? 原 来 商 业 之 风 已 吹 到 这 从 前 与 世 隔 绝 的 地 方 , 有 几 个 头 脑 灵 活 的 人 突 然 意 识 到 这 一 片 山 原 来 是 一 棵 摇 钱 树 , 又 知 道 天 子 山 最 具 吸 引 力 , 便 各 自 打 起 天 子 山 的 招 牌 , 赚 那 些 不 肯 循 规 蹈 矩 的 城 里 人 的 钱 。 梁 杰 、 萧 娴 和 我 就 是 这 样 给 他 们 赚 去 了 , 我 们 就 是 这 样 在 通 往 天 子 山 的 道 路 上 成 了 三 只 迷 途 的 羔 羊 的 。

    我 们 走 啊 走 的 , 总 是 不 见 天 子 的 龙 颜 。 大 半 天 过 去 了 , 天 色 渐 渐 暗 下 来 , 我 们 却 连 路 牌 也 看 不 见 一 个 , 连 人 也 碰 不 到 一 个 了 。 正 当 我 们 有 些 心 慌 时 , 我 们 却 看 到 不 远 的 前 方 飘 荡 着 一 层 雾 气 , 便 不 由 得 加 快 了 脚 步 。 据 传 说 , 有 雾 有 气 的 地 方 就 是 天 子 所 在 的 地 方 。 我 们 带 著 谨 慎 的 希 望 , 朝 雾 气 走 近 。 不 知 不 觉 中 却 发 现 , 我 们 已 置 身 于 一 条 一 侧 是 悬 崖 峭 壁 , 一 侧 是 无 底 深 渊 的 羊 肠 小 道 上 了 。 那 巨 大 、 空 洞 、 深 不 可 测 的 深 渊 里 有 一 股 源 源 不 断 的 雾 气 徐 徐 地 蒸 腾 而 上 。 更 不 知 何 时 , 下 起 了 蒙 蒙 细 雨 , 沙 沙 的 雨 声 和 著 弥 漫 的 雾 气 , 朝 我 们 袭 来 。 我 们 被 峭 壁 和 深 渊 夹 击 , 被 雨 声 和 雾 气 包 围 , 我 们 想 起 了 白 骨 精 , 我 们 听 得 见 自 己 的 心 跳 声 。 我 们 唯 一 的 念 头 是 : 到 羊 肠 小 道 的 尽 头 去 , 到 魔 窟 的 外 面 去 。 我 们 故 作 镇 静 , 用 手 摸 索 着 一 侧 的 山 石 , 战 战 兢 兢 地 寻 找 着 魔 窟 的 出 口 。

    终 于 , 我 们 带 著 魔 窟 的 雾 气 , 看 见 了 魔 窟 外 面 的 一 片 天 。

    浓 重 、 深 沉 的 暮 色 笼 罩 著 前 前 后 后 大 大 小 小 的 田 亩 , 地 里 似 是 而 非 地 长 着 些 庄 稼 , 间 或 有 一 、 两 个 东 倒 西 歪 的 草 窝 棚 无 所 事 事 地 立 在 田 畦 旁 。 有 人 家 了 ! 梁 杰 突 然 嚷 道 。 我 怎 么 没 有 看 到 , 萧 娴 说 , 显 然 对 梁 杰 已 不 再 信 任 , 且 满 肚 子 怨 气 。 我 踩 到 了 一 坨 牛 屎 ! 牛 屎 还 散 着 热 气 ! 梁 杰 用 他 那 一 度 丧 失 了 的 男 子 汉 大 丈 夫 的 口 气 宣 布 着 他 对 牛 屎 的 发 现 和 观 察 。

    不 用 说 , 我 们 全 心 全 意 地 踩 着 那 条 充 满 牛 屎 味 道 的 小 路 , 绝 不 敢 再 有 半 点 的 疏 忽 。 小 路 带 我 们 来 到 一 座 黑 压 压 的 房 子 面 前 。

    房 门 是 洞 开 著 的 。 后 来 才 发 现 , 其 实 这 房 子 并 没 有 什 么 门 , 只 囫 伦 有 一 个 门 洞 , 也 并 没 有 什 么 窗 , 只 囫 伦 有 几 个 在 墙 壁 与 房 盖 衔 接 的 地 方 没 有 盖 住 的 三 角 形 的 大 洞 , 或 许 可 叫 窗 洞 。 屋 里 有 三 、 四 个 高 高 矮 矮 、 大 大 小 小 的 人 围 在 屋 子 中 间 , 一 个 略 弯 著 腰 , 不 声 不 响 地 在 做 着 什 么 。

    梁 杰 又 冲 锋 陷 阵 了 , 说 : 老 乡 , 我 们 迷 路 了 。 略 弯 著 腰 的 人 直 起 了 腰 , 看 着 我 们 , 用 手 里 的 一 根 短 棍 朝 脚 底 下 指 指 , 便 马 上 有 一 层 灰 土 轻 轻 地 飞 扬 起 来 。 梁 杰 认 为 他 是 在 叫 我 们 过 去 。 走 到 近 前 才 知 道 , 这 是 一 家 人 在 点 火 做 饭 。 我 们 朝 他 们 笑 , 他 们 并 不 朝 我 们 笑 , 只 是 忙 著 做 他 们 的 事 。 招 呼 我 们 过 来 的 人 是 个 男 人 , 连 脸 上 的 皱 纹 里 也 藏 着 灰 土 , 头 上 缠 着 一 圈 黑 色 的 头 布 。 那 头 布 缠 得 底 窄 上 宽 , 有 点 象 无 沿 大 壳 帽 , 不 知 是 怎 么 给 固 定 在 头 上 的 。 另 一 个 年 纪 和 这 男 人 不 相 上 下 , 头 上 也 缠 着 一 圈 黑 色 的 头 布 , 要 不 是 她 面 部 线 条 略 显 得 柔 和 些 , 我 恐 怕 就 想 不 到 她 是 个 女 人 了 。 我 猜 到 , 男 的 是 父 亲 , 女 的 是 母 亲 。 屋 里 还 有 两 个 小 孩 。 一 个 男 孩 , 十 一 、 二 岁 的 光 景 , 打 着 赤 脚 。 一 个 女 孩 , 八 、 九 岁 的 光 景 , 头 上 有 两 个 看 上 去 象 是 用 手 胡 乱 抓 起 来 的 小 抓 揪 。 一 家 人 围 在 屋 子 中 间 一 个 很 大 却 不 深 的 方 坑 边 , 坑 内 有 一 层 厚 厚 的 黑 白 相 间 的 灰 烬 。 不 一 会 儿 , 父 亲 就 在 坑 里 架 起 了 一 个 小 小 的 柴 堆 。 想 来 , 这 方 坑 便 是 他 们 的 火 塘 了 。 母 亲 走 到 身 后 的 一 个 大 方 木 柜 前 蹲 下 , 象 是 在 取 什 么 东 西 。 屋 里 除 了 火 塘 和 大 方 木 柜 , 便 别 无 其 它 , 我 四 下 里 张 望 着 , 觉 得 这 哪 里 称 得 上 房 子 , 其 实 不 过 是 一 个 巨 大 的 四 面 露 风 的 窝 棚 搭 在 一 个 火 塘 之 上 。

    我 们 在 火 塘 边 坐 下 , 傍 晚 的 微 光 从 巨 大 的 窗 洞 里 毫 不 吝 啬 地 泼 洒 进 来 , 令 人 觉 得 就 坐 在 屋 外 的 土 地 上 。 这 时 才 看 清 , 父 亲 、 母 亲 、 男 孩 和 女 孩 的 衣 裤 也 都 是 黑 色 的 , 这 黑 色 其 实 是 土 家 人 惯 常 所 穿 的 颜 色 , 但 不 知 为 什 么 , 这 千 篇 一 律 的 颜 色 使 人 一 下 子 就 感 到 非 沉 默 下 来 不 可 。 不 一 会 儿 , 坑 里 蹦 出 了 火 星 、 火 苗 , 父 亲 在 劈 劈 啪 啪 声 中 往 半 空 中 架 起 了 一 只 大 铁 锅 , 母 亲 先 还 不 时 地 站 起 来 , 把 一 根 长 木 勺 伸 到 锅 里 去 搅 , 后 来 就 随 它 在 火 上 了 。 随 后 就 闻 到 饭 香 , 就 看 到 锅 里 有 足 够 七 个 人 吃 的 白 米 饭 。 这 一 切 都 是 在 无 声 无 息 中 进 行 的 。

    吃 了 饭 , 一 家 人 继 续 围 坐 在 火 塘 边 。 火 苗 在 火 塘 里 跳 跃 , 火 光 在 人 脸 上 闪 动 。 父 亲 和 母 亲 背 对 着 大 柜 , 不 动 声 色 地 在 火 塘 前 半 蹲 半 坐 , 父 亲 叼 著 烟 袋 , 母 亲 袖 起 双 手 , 象 两 尊 年 深 日 久 、 历 尽 风 霜 的 雕 像 。 萧 娴 在 跟 男 孩 聊 天 , 他 们 连 说 带 比 划 地 好 像 在 说 家 里 还 有 一 个 姐 姐 , 去 年 出 了 嫁 。 梁 杰 朝 男 孩 递 过 去 一 把 旅 行 多 用 刀 , 男 孩 的 眼 睛 一 下 子 就 亮 了 起 来 。 他 撂 下 萧 娴 , 朝 梁 杰 笑 笑 , 就 把 那 把 刀 凑 近 了 脸 , 摆 弄 了 起 来 。 女 孩 在 火 塘 的 一 角 , 静 静 地 坐 着 , 从 她 的 大 眼 睛 里 把 目 光 缓 缓 地 从 一 个 人 送 向 另 一 个 人 。

    此 时 , 我 觉 得 心 定 了 下 来 。 他 们 知 道 我 们 是 要 借 宿 的 。 他 们 是 有 经 验 的 , 他 们 肯 定 不 止 一 次 地 接 待 过 城 里 来 的 迷 路 的 游 客 。 他 们 跟 迷 路 的 游 客 有 了 一 种 默 契 , 这 种 默 契 被 火 塘 里 静 静 的 火 光 烘 托 着 , 悄 然 地 滋 长 , 它 带 给 迷 路 的 人 一 种 醉 人 的 归 宿 感 。 我 从 背 包 里 掏 出 我 的 红 头 刷 , 开 始 梳 理 我 乱 蓬 蓬 的 长 发 。 我 梳 着 、 梳 着 , 竟 不 肯 停 下 来 , 觉 得 对 着 火 光 默 默 无 言 地 梳 发 , 有 一 种 沁 心 的 诗 意 。 我 侧 头 将 长 发 捋 向 身 前 , 想 让 它 们 也 享 受 火 的 温 暖 。 这 时 我 看 见 , 那 女 孩 在 呆 呆 地 、 目 不 转 睛 地 看 着 我 。 我 大 概 正 处 于 迷 途 之 后 的 反 常 状 态 , 竟 在 那 时 想 起 同 学 们 常 说 的 我 的 长 发 如 何 泻 如 瀑 布 、 亮 如 绸 缎 云 云 , 竟 任 凭 自 己 的 虚 荣 在 女 孩 艳 羡 的 目 光 中 陶 醉 , 如 痴 、 如 狂 。

    噢 , 那 一 夜 无 言 的 火 光 !

    第 二 天 一 早 , 男 孩 就 在 门 外 等 我 们 上 路 了 。 我 们 给 了 父 亲 和 母 亲 一 些 钱 , 一 个 我 们 认 为 还 算 慷 慨 的 数 字 。 当 我 们 告 别 了 父 亲 和 母 亲 时 , 男 孩 已 经 快 要 在 我 们 前 面 消 失 了 。 萧 娴 连 忙 跑 了 几 步 , 说 , 快 跟 上 , 否 则 又 要 迷 路 了 。 梁 杰 说 , 对 了 , 日 本 鬼 子 就 是 这 样 常 被 带 路 的 小 八 路 甩 掉 的 。 我 跟 着 萧 娴 和 梁 杰 , 小 跑 著 向 男 孩 追 去 。 我 跑 到 小 路 的 转 弯 处 , 就 看 见 那 女 孩 正 朝 她 家 黑 压 压 的 房 子 走 回 去 。 她 单 薄 的 身 影 象 一 小 团 黑 色 的 墨 点 , 在 晨 熹 中 慢 慢 洇 去 。

    十 里 画 廊 ! 萧 娴 惊 叫 了 起 来 。 我 们 花 了 将 近 一 天 的 时 间 走 过 的 路 , 男 孩 带 著 我 们 只 走 了 两 个 多 小 时 , 就 完 了 。 我 们 终 于 懂 得 了 山 里 人 或 飞 毛 腿 的 含 义 。 梁 杰 在 掏 背 包 了 , 我 和 萧 娴 也 做 起 同 样 的 动 作 。 我 们 要 给 他 一 点 报 酬 。 他 的 双 脚 轮 流 在 土 路 上 不 安 地 蹭 著 , 他 接 过 了 梁 杰 和 萧 娴 每 人 给 他 的 五 块 钱 , 却 不 肯 接 我 的 五 块 。 我 疑 惑 地 望 着 他 , 用 眼 睛 问 他 为 什 么 。 他 指 了 指 我 的 背 包 。 萧 娴 说 , 他 是 要 你 的 背 包 。 梁 杰 说 , 或 是 要 你 背 包 里 的 东 西 。 我 接 受 了 梁 杰 的 判 断 , 把 背 包 打 开 , 亮 给 他 看 。 他 伸 出 一 只 手 , 小 心 翼 翼 地 从 里 面 拿 出 我 的 红 头 刷 , 向 我 摇 了 摇 。 我 有 点 疑 惑 地 向 他 点 点 头 。

    男 孩 一 转 身 , 蹦 着 、 跳 着 就 跑 开 了 。 跑 了 两 步 , 他 又 回 过 头 来 , 边 倒 退 著 , 边 用 生 硬 的 普 通 话 向 我 喊 着 : “ 我 ─ ─ 给 ─ ─ 三 三 ! ”

    我 恍 然 大 悟 , 带 著 千 般 万 种 的 心 情 , 伫 立 在 山 路 上 , 望 着 他 渐 渐 远 去 的 背 影 。

    我 想 , 三 三 那 年 一 定 又 换 了 件 新 衣 服 , 或 至 少 有 了 个 新 头 刷 。

 

一 九 九 六 年 一 月
( 原 载 于 《 枫 华 园 》 9 6 0 2 C , 总 第 8 4 期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