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eedback home

 

珍 珍 家 的 长 沙 发

胡亚非

 

    珍 珍 穿 着 一 身 旧 得 看 不 出 花 色 图 案 的 睡 衣 睡 裤 , 脚 上 沓 拉 着 一 双 绣 有 金 龙 吐 焰 的 红 色 平 绒 拖 鞋 , 也 是 旧 得 东 冒 出 一 根 线 , 西 扯 出 一 条 丝 的 。 她 晃 晃 悠 悠 地 在 家 里 走 来 走 去 , 也 不 收 腹 , 也 不 挺 胸 , 倒 故 意 将 两 胯 松 懈 着 往 前 送 去 。 她 齐 耳 的 短 发 今 天 乾 脆 就 没 梳 , 只 是 被 她 横 命 地 往 耳 朵 后 面 一 卡 , 头 顶 上 有 几 根 还 弯 弯 曲 曲 地 站 立 着 。 这 个 屋 子 中 间 , 有 几 个 大 大 小 小 的 箱 子 , 有 的 已 装 得 满 满 的 , 盖 也 盖 不 上 , 有 的 还 空 着 , 地 上 还 有 些 这 样 那 样 的 儿 童 玩 具 , 像 是 被 不 屑 一 顾 的 人 随 手 扔 在 那 里 的 。 珍 珍 站 在 屋 门 口 , 看 看 这 儿 , 看 看 那 儿 , 不 知 道 该 从 哪 儿 下 手 。 当 她 的 目 光 停 留 在 一 张 靠 墙 放 着 的 长 沙 发 上 时 , 她 一 脸 的 愁 容 就 开 始 带 上 了 不 耐 烦 的 神 色 。

    “ 奶 奶 , 你 说 这 张 长 沙 发 该 怎 么 办 啊 ? ” 她 抬 起 头 朝 楼 上 大 吼 了 一 声 。

    奶 奶 其 实 是 珍 珍 的 两 个 女 儿 爱 坡 儿 和 菊 恩 的 保 姆 , 因 为 女 孩 们 叫 她 奶 奶 , 珍 珍 也 就 跟 着 叫 。 奶 奶 家 在 美 国 也 有 一 个 女 儿 , 但 住 的 地 方 离 珍 珍 家 开 车 单 程 就 要 四 个 多 小 时 , 所 以 平 时 不 大 回 去 , 只 是 跟 珍 珍 住 , 为 珍 珍 带 女 儿 。 这 次 , 珍 珍 要 搬 到 另 外 一 个 州 去 了 , 想 来 想 去 还 得 带 著 奶 奶 。 奶 奶 自 己 很 愿 意 去 , 但 她 的 女 儿 不 同 意 。 后 来 还 是 在 珍 珍 的 丈 夫 乔 纳 森 的 一 再 请 求 下 , 奶 奶 的 女 儿 才 同 意 让 奶 奶 先 跟 去 一 个 月 , 一 个 月 以 后 再 说 。

    “ 你 不 是 顾 了 搬 家 公 司 了 嘛 , 让 他 们 搬 就 是 了 。 ” 奶 奶 从 楼 上 女 孩 们 的 房 间 里 轻 手 轻 脚 地 跑 出 来 , 趴 在 楼 梯 的 栏 杆 上 , 朝 下 压 低 了 嗓 子 喊 。

    爱 坡 儿 四 岁 半 了 , 刚 刚 去 了 幼 儿 园 , 菊 恩 才 两 岁 , 此 时 正 睡 觉 呢 。

    奶 奶 在 珍 珍 家 待 得 挺 久 的 了 , 爱 坡 儿 就 是 她 带 大 的 。 因 为 这 个 缘 故 , 珍 珍 跟 奶 奶 说 话 就 像 跟 自 己 的 妈 妈 说 话 一 样 , 从 来 不 客 气 , 也 从 来 不 装 腔 做 势 。 有 时 , 她 甚 至 故 意 在 家 里 把 自 己 弄 得 疲 疲 塌 塌 、 懒 懒 散 散 的 , 跟 奶 奶 有 一 句 没 一 句 地 搭 讪 , 觉 得 这 才 像 个 家 , 才 是 个 有 中 国 味 儿 的 家 。 比 如 今 天 就 是 她 这 样 。 可 乔 纳 森 一 在 家 就 不 行 了 。 乔 纳 森 在 豪 尔 德 医 学 院 做 外 科 学 教 授 , 他 每 天 从 医 学 院 下 班 回 来 , 就 差 不 多 是 晚 上 七 、 八 点 了 。 对 他 来 说 , 晚 饭 时 间 是 全 家 最 神 圣 不 可 侵 犯 的 时 间 。 每 个 人 不 仅 晚 饭 前 要 洗 澡 、 更 衣 , 而 且 吃 饭 时 还 得 他 俩 一 人 坐 在 长 餐 桌 的 一 头 , 隔 得 远 远 的 , 说 话 不 大 声 点 儿 还 恐 怕 那 头 儿 听 不 到 。 爱 坡 儿 从 三 岁 起 , 就 坐 在 高 椅 里 , 成 为 这 家 庭 惯 例 的 一 部 份 了 。 菊 恩 还 小 , 还 可 以 跟 着 奶 奶 在 自 己 房 间 里 “ 放 肆 ” 。 乔 纳 森 说 , 这 是 为 了 孩 子 , 他 要 他 的 两 个 女 从 小 受 他 家 英 国 人 祖 传 的 正 统 家 教 。 珍 珍 开 始 还 想 暗 暗 坚 持 自 己 的 风 格 , 盼 着 家 里 的 晚 餐 局 面 来 个 “ 和 平 演 变 ” , 但 后 来 她 发 现 乔 纳 森 是 来 真 格 儿 的 , 是 一 丝 不 苟 的 。 她 想 想 也 就 算 了 , 女 儿 们 毕 竟 有 一 半 是 英 裔 美 国 人 , 也 不 能 甚 么 都 “ 中 国 ” 了 。

    “ 这 么 个 沙 发 也 值 得 费 那 么 大 劲 儿 吗 ? ” 珍 珍 带 著 很 多 偏 见 , 狠 狠 地 白 了 面 前 的 沙 发 一 眼 , 又 大 起 嗓 门 儿 说 : “ 这 么 重 、 这 么 笨 的 东 西 搬 它 干 吗 呀 ? 要 搬 的 东 西 还 多 著 呢 , 扔 了 它 算 了 ! ” 她 以 为 奶 奶 还 在 楼 上 呢 。

    奶 奶 这 时 已 跑 到 楼 下 来 了 , 正 走 进 珍 珍 家 人 称 作 “ 窝 窝 儿 ” 的 这 间 屋 子 。

    “ 窝 窝 儿 ” 就 是 家 里 人 用 的 起 居 室 , 这 样 叫 是 为 了 女 儿 们 能 知 道 它 与 客 厅 的 区 别 ; 这 里 可 以 随 便 , 那 里 不 可 以 随 便 。 “ 窝 窝 儿 ” 里 的 四 面 墙 , 有 三 面 都 靠 放 着 沙 发 , 一 面 是 壁 炉 。 壁 炉 对 面 和 左 面 的 那 两 面 墙 靠 放 着 一 套 白 色 的 皮 沙 发 , 拐 弯 处 的 小 桌 上 立 着 一 盏 底 座 是 煤 油 灯 样 式 的 大 台 灯 , 是 乔 纳 森 花 了 三 百 多 块 钱 买 来 的 , 说 是 喜 欢 那 个 古 董 劲 儿 。 壁 炉 右 面 的 那 面 墙 就 靠 放 着 那 个 珍 珍 不 待 见 的 长 沙 发 。 这 张 沙 发 底 色 也 是 白 的 , 但 白 底 子 上 面 有 细 细 的 浅 蓝 色 的 道 道 儿 , 看 上 去 虽 不 如 那 套 皮 沙 发 松 软 、 舒 适 , 却 也 是 很 宽 阔 、 结 实 的 。 只 是 三 个 活 动 的 大 软 垫 靠 背 上 , 有 两 个 上 面 有 爱 坡 儿 和 菊 恩 用 彩 色 画 笔 涂 抹 出 来 的 道 道 儿 。

    “ 哎 呀 , 这 丫 头 , 这 么 好 的 沙 发 , 怎 么 就 扔 了 呢 ? ” 奶 奶 说 了 “ 这 丫 头 ” , 说 明 她 有 点 儿 责 怪 珍 珍 的 意 思 。 一 般 地 来 说 , 奶 奶 还 是 挺 尊 敬 珍 珍 的 , 珍 珍 大 小 也 是 豪 尔 德 大 学 医 学 院 院 长 办 公 室 的 主 任 呢 。 可 今 天 奶 奶 又 受 不 了 珍 珍 大 手 大 脚 的 作 风 了 。 “ 要 不 是 我 家 离 这 儿 那 么 远 , 我 就 叫 我 女 儿 来 拉 走 它 了 。 可 不 能 这 么 随 便 扔 东 西 啊 ! ” 奶 奶 一 面 拿 眼 睛 盯 著 长 沙 发 , 一 面 像 是 还 琢 磨 著 怎 么 说 服 珍 珍 , 只 可 惜 情 急 中 想 不 出 词 儿 来 , 就 叨 叨 咕 咕 地 说 下 去 : “ 我 记 得 这 沙 发 是 一 年 前 才 买 的 , 还 能 拉 开 了 变 个 双 人 床 睡 觉 , 我 女 儿 和 女 婿 今 年 三 月 份 来 的 时 候 不 就 是 睡 在 这 儿 的 吗 ? 还 是 别 扔 了 吧 , 怪 可 惜 的 。 哎 , ” 她 突 然 朝 珍 珍 扭 过 了 头 , 递 给 珍 珍 一 个 笑 脸 : “ 你 扔 了 它 不 如 把 它 送 给 附 近 的 中 国 朋 友 啊 。 ”

    珍 珍 听 到 这 话 , 也 兴 奋 得 看 着 奶 奶 。 不 过 很 快 , 她 脸 上 惊 异 的 神 色 就 又 变 为 不 耐 烦 了 , 她 说 : “ 送 谁 呀 ? 我 也 得 有 朋 友 送 啊 ! ”

    说 到 朋 友 , 这 真 是 珍 珍 的 一 大 弱 点 。 她 家 附 近 其 实 是 住 着 不 少 中 国 人 的 , 但 奇 怪 得 很 , 这 些 中 国 人 中 的 女 人 , 大 多 是 作 为 她 们 丈 夫 的 家 属 来 美 国 的 。 珍 珍 自 己 呢 , 是 作 为 研 究 生 来 的 美 国 , 后 来 又 拿 了 经 济 学 博 士 学 位 , 因 为 找 工 作 不 容 易 , 又 想 离 家 近 , 才 拿 了 这 份 医 学 院 院 长 办 公 室 主 任 的 活 儿 。 平 时 , 珍 珍 很 少 跟 附 近 的 中 国 人 来 往 , 但 却 知 道 她 们 , 因 为 她 们 经 常 在 社 区 中 心 的 广 告 牌 上 、 商 场 的 布 告 栏 里 或 街 上 的 电 线 杆 上 看 到 她 们 出 售 清 理 房 间 或 看 管 婴 儿 服 务 的 广 告 。 另 外 , 珍 珍 有 时 也 难 免 因 公 务 往 她 们 的 家 里 打 电 话 , 因 为 她 们 的 丈 夫 有 的 在 医 学 院 作 学 生 , 有 的 在 医 学 院 的 实 验 室 里 作 实 验 员 。 奶 奶 说 到 把 这 沙 发 送 给 附 近 的 中 国 人 , 其 实 是 个 不 错 的 主 意 , 可 珍 珍 想 著 想 著 她 自 己 和 这 些 中 国 人 不 远 不 近 的 关 系 , 不 知 不 觉 地 脸 上 就 露 出 了 为 难 的 神 色 。

    奶 奶 好 像 看 透 了 珍 珍 的 心 思 , 用 手 背 碰 了 一 下 珍 珍 的 大 腿 , 说 : “ 哎 呀 , 这 丫 头 , 还 犹 豫 甚 么 呀 ? 送 给 中 国 人 不 比 你 扔 了 好 ? 我 知 道 他 们 需 要 的 ! ” 说 到 这 儿 , 她 乾 脆 一 屁 股 坐 到 沙 发 上 , 一 边 用 两 只 手 在 身 体 两 侧 的 沙 发 座 上 摸 来 摸 去 , 一 边 朝 珍 珍 抬 起 脸 来 , 继 续 说 : “ 李 太 太 家 的 沙 发 一 坐 下 去 屁 股 都 能 砸 到 地 了 ; 大 张 的 太 太 上 星 期 天 跟 我 一 块 儿 逛 旧 货 摊 的 时 候 还 说 要 找 一 张 长 沙 发 呢 ; 郭 太 太 前 天 还 跟 小 郭 吵 了 架 , 说 是 家 里 地 方 小 , 小 郭 又 死 不 肯 买 折 叠 沙 发 , 弄 得 她 妹 妹 、 妹 夫 来 总 打 地 铺 。 ”

    珍 珍 听 奶 奶 这 么 一 说 , 也 就 觉 得 不 如 就 照 奶 奶 说 得 办 吧 。 她 朝 皮 沙 发 靠 拐 角 的 那 边 “ 砰 ” 地 一 坐 , 拱 了 拱 身 子 , 把 自 己 弄 舒 服 了 , 就 拿 起 小 桌 上 电 话 机 的 听 筒 。 “ 奶 奶 , 李 太 太 家 的 电 话 号 码 。 ”

    “ 6 5 2 - 0 6 0 6 。 ” 奶 奶 顺 嘴 就 说 了 出 来 。

    珍 珍 拨 了 号 码 没 几 秒 钟 , 电 话 就 通 了 。

    听 到 的 是 一 个 女 人 的 声 音 , 珍 珍 莫 名 其 妙 地 紧 张 起 来 , 她 小 心 翼 翼 地 说 : “ 哈 喽 , 您 是 李 太 太 吗 ? 我 是 珍 珍 。 ” 刚 这 么 自 我 介 绍 完 , 她 就 后 悔 了 , 又 赶 紧 补 了 一 句 : “ 瓦 特 家 的 梅 珍 。 你 好 啊 ! ”

    “ 噢 , 我 当 是 谁 呢 ? 是 丁 奶 奶 家 的 珍 珍 呀 ! ” 李 太 太 那 里 提 高 了 嗓 门 儿 , 显 然 很 是 惊 诧 , 又 焉 然 像 是 老 相 识 。

    珍 珍 顾 不 上 想 别 的 , 只 觉 得 比 刚 才 放 松 了 许 多 。 她 想 趁 热 打 铁 , 把 要 说 的 话 赶 紧 说 了 , 可 李 太 太 那 边 又 说 开 了 : “ 珍 珍 哪 , 恭 喜 你 啦 ! 瓦 特 教 授 高 升 到 里 迟 茫 大 学 去 做 系 主 任 啦 , 多 好 啊 ! ”

    “ 哎 呀 , 有 甚 么 好 的 , 还 不 是 忙 得 连 觉 都 睡 不 安 稳 吗 ? 这 不 , 还 有 两 个 星 期 他 就 要 上 任 了 , 我 这 里 还 乱 七 八 糟 地 没 个 头 绪 呢 ! ” 珍 珍 只 好 接 过 李 太 太 的 话 岔 儿 , 跟 她 有 来 有 往 , 但 也 没 忘 了 把 话 头 往 自 己 要 说 的 事 儿 的 那 个 方 向 引 。 “ 哎 , 李 太 太 , 我 家 里 有 一 个 长 沙 发 不 想 要 了 , 是 那 种 能 拉 开 来 当 双 人 床 用 的 , 还 挺 新 的 , 可 就 是 让 小 孩 子 画 上 了 几 道 儿 杠 杠 。 ” 她 觉 得 自 己 像 个 推 销 员 似 的 , 有 责 任 详 细 描 述 自 己 要 推 销 的 货 物 。 可 奶 奶 已 经 在 旁 边 指 手 划 脚 , 叫 她 不 要 罗 嗦 了 。

    “ 噢 , 是 吗 ? ” 李 太 太 那 边 高 兴 得 叫 了 起 来 , 珍 珍 觉 得 李 太 太 一 定 是 抱 着 电 话 听 筒 在 原 地 转 了 一 个 圈 儿 。 她 朝 奶 奶 使 了 个 眼 色 , 像 是 说 “ 真 有 你 的 , 问 题 一 下 子 就 解 决 了 ” 。

    “ 这 可 太 好 了 ! 我 正 想 换 一 个 沙 发 呢 ! 哎 , 我 能 去 你 那 儿 … … ” 不 知 怎 么 的 , 李 太 太 的 嗓 音 到 这 儿 突 然 降 低 了 八 度 , 成 了 含 糊 不 清 的 哼 哼 叽 叽 : “ 嗯 … … 嗯 … … 可 是 … …   珍 珍 啊 , 还 是 算 了 吧 。 我 们 家 这 个 楼 的 楼 梯 窄 了 点 儿 , 稍 微 大 点 儿 的 物 件 儿 都 搬 不 上 来 的 。 就 说 上 回 吧 , 我 先 生 买 了 一 个 大 屏 幕 彩 电 , 你 知 道 吧 ? 就 是 那 种 放 出 图 像 来 跟 小 电 影 没 甚 么 两 样 的 。 那 回 呀 , 还 是 卸 了 一 节 儿 楼 梯 扶 手 , 才 把 那 笨 家 伙 弄 进 来 的 呢 ! 早 知 道 我 就 不 花 那 份 钱 了 , 老 贵 老 贵 的 哪 ! 还 有 , 前 些 日 子 我 们 换 冰 箱 , 也 … … ”

    “ 噢 , 那 就 算 了 吧 。 ” 珍 珍 忽 然 像 听 明 白 了 甚 么 似 的 , 猜 到 她 下 面 恐 怕 要 说 她 新 近 才 换 了 双 门 冰 箱 了 , 就 赶 紧 堵 了 上 去 : “ 多 谢 了 , 李 太 太 , 难 为 你 了 。 ” 说 著 , 就 将 电 话 听 筒 轻 轻 地 、 像 是 要 掩 盖 自 己 的 不 满 情 绪 似 的 放 回 到 电 话 机 座 上 。 她 心 里 知 道 自 己 这 样 打 断 人 家 的 谈 话 是 很 不 礼 貌 的 , 不 管 人 家 在 说 些 甚 么 。 但 她 就 是 觉 得 李 太 太 话 里 有 话 、 有 点 儿 怪 怪 的 。 与 其 听 她 那 样 无 边 无 际 地 发 挥 下 去 , 不 如 就 顶 一 次 “ 不 礼 貌 ” 的 罪 名 , 将 这 种 谈 话 “ 速 战 速 决 ” 了 吧 。

    “ 怎 么 样 , 我 说 还 是 送 人 好 吧 。 你 看 , 你 也 不 费 甚 么 劲 儿 的 。 ” 还 没 等 珍 珍 挂 上 电 话 , 奶 奶 就 紧 着 表 功 了 。

    “ 甚 么 呀 , 她 不 能 要 , 她 家 的 楼 梯 窄 了 点 儿 , 大 一 点 儿 的 物 件 儿 都 搬 不 上 去 的 。 ” 珍 珍 有 点 儿 抱 怨 地 说 , 无 意 中 竟 学 着 李 太 太 的 腔 调 。

    奶 奶 皱 了 一 下 眉 头 , 说 : “ 噢 ? ” 然 后 若 有 所 思 地 摇 了 摇 头 , 就 又 对 珍 珍 说 : “ 来 , 来 , 来 , ” 她 朝 放 电 话 的 小 桌 旁 走 过 去 , 拉 开 上 面 的 一 个 小 抽 屉 , 说 : “ 我 这 儿 还 有 大 张 太 太 家 的 电 话 号 码 。 给 她 打 。 她 准 要 的 , 这 叫 ‘ 踏 破 皮 鞋 找 不 著 , 得 来 不 费 甚 么 招 儿 ’ 啊 。 ”

    珍 珍 “ 噗 吃 ” 一 下 笑 出 了 声 , 说 : “ 奶 奶 , 那 叫 ‘ 踏 破 铁 鞋 无 觅 处 , 得 来 全 不 费 工 夫 ’ ! ”

    “ 管 她 铁 鞋 皮 鞋 的 , 打 这 个 电 话 。 6 5 2 - 7 8 9 8 。 ”

    珍 珍 就 又 拨 。 通 了 。

    “ 喂 , 我 是 张 太 太 , ” 那 边 的 声 音 慢 腾 腾 的 , 好 像 才 睡 醒 似 的 。 “ 你 找 谁 呀 ? ”

    “ 张 太 太 , 我 是 丁 奶 奶 家 的 珍 珍 , ” 珍 珍 这 样 开 门 见 山 地 介 绍 自 己 , 自 我 感 觉 很 好 , 接 着 她 就 又 信 心 十 足 地 把 刚 才 对 李 太 太 说 过 的 话 向 张 太 太 重 复 了 一 遍 , 不 过 又 追 加 了 一 句 : “ 这 样 你 也 不 用 再 去 旧 货 摊 找 啦 。 我 家 奶 奶 说 , 这 是 ‘ 踏 破 皮 鞋 找 不 著 , 得 来 不 费 甚 么 招 儿 ’ 啊 ! ” 她 说 著 , 自 己 就 先 笑 起 来 。

    “ 哎 呀 , 珍 珍 , 真 难 为 你 临 走 了 还 想 著 我 们 呀 ! ” 那 边 听 完 珍 珍 的 话 , 就 慢 声 慢 气 、 哼 哼 叽 叽 地 说 起 来 : “ 嗯 , 珍 珍 哪 , 沙 发 我 是 很 想 要 的 , 不 过 真 不 巧 , 我 们 昨 天 刚 刚 去 订 购 了 一 个 , 是 带 电 钮 、 能 自 动 伸 开 、 自 动 合 拢 的 。 啊 , 只 不 过 货 得 等 几 天 才 能 到 , 热 门 货 , 抢 手 啊 ! 人 家 没 有 足 够 的 库 存 , 你 有 甚 么 办 法 呀 ? 哎 呀 , 对 不 起 啦 , 珍 珍 , 我 现 在 不 能 多 说 话 , 得 赶 紧 去 干 活 啦 ! 噢 , 忘 了 向 你 道 喜 啦 。 早 就 听 丁 奶 奶 说 , 你 们 家 乔 纳 森 高 升 了 。 到 了 那 边 , 可 别 忘 了 我 们 这 些 难 姐 难 妹 啊 ! ” 说 著 就 也 笑 。

    珍 珍 听 着 听 着 , 就 觉 得 浑 身 起 了 一 层 硬 硬 的 鸡 皮 疙 瘩 , 她 克 制 着 自 己 内 心 的 厌 恶 , 使 自 己 听 上 去 尽 量 客 气 : “ 忘 不 了 你 的 , 张 太 太 。 谢 谢 啦 , 再 见 。 ” 就 挂 上 了 电 话 。

    还 没 等 奶 奶 问 , 珍 珍 就 说 : “ 不 巧 啦 , 人 家 已 经 买 了 一 个 啦 。 ” 语 气 里 带 著 点 儿 自 嘲 的 味 道 。

    奶 奶 觉 得 事 有 点 儿 不 对 头 , 可 又 不 知 道 不 对 在 哪 儿 , 便 就 像 上 了 弦 似 的 , 又 把 小 郭 太 太 的 电 话 号 码 捧 了 凑 到 珍 珍 眼 前 , 催 珍 珍 再 给 小 郭 太 太 打 。 珍 珍 看 了 奶 奶 一 眼 , 就 也 像 上 了 弦 似 的 , 又 拨 电 话 。

    “ 叮 铃 … … 叮 铃 … … 叮 铃 … … 叮 铃 … … ”

    电 话 铃 响 了 四 声 , 珍 珍 知 道 没 人 在 家 , 刚 要 挂 , 又 突 然 鬼 使 神 差 地 想 来 个 恶 作 剧 , 便 把 今 天 说 了 两 遍 的 话 , 在 小 郭 太 太 家 的 留 言 机 上 又 说 了 一 遍 , 而 且 说 得 是 那 么 通 顺 、 那 么 流 畅 , 甚 至 还 有 点 儿 抑 扬 顿 错 的 。 她 最 后 的 一 句 话 是 : “ 要 是 你 家 的 楼 梯 也 很 窄 , 或 者 你 家 昨 天 也 已 买 了 一 个 , 就 算 了 。 你 也 不 用 费 心 给 我 回 电 话 了 。 ”

    “ 小 郭 家 住 一 楼 , 珍 珍 ! 她 丈 夫 肯 定 还 没 有 同 意 她 买 沙 发 , 昨 天 晚 上 她 还 跟 我 抱 怨 呢 ! ” 奶 奶 说 完 , 就 摇 著 头 , 走 出 “ 窝 窝 儿 ” , 上 楼 去 看 菊 恩 了 。

    珍 珍 往 皮 沙 发 上 一 躺 , 觉 得 浑 身 不 舒 服 。 她 知 道 自 己 这 样 做 , 是 对 不 起 小 郭 太 太 的 , 可 此 时 此 刻 , 她 顾 不 得 那 许 多 , 也 并 不 想 再 把 沙 发 送 给 谁 了 。 她 只 想 那 样 发 泄 一 下 。

    晚 餐 时 , 乔 纳 森 问 珍 珍 为 甚 么 这 么 闷 闷 不 乐 。 珍 珍 说 那 个 长 沙 发 没 法 儿 处 理 。 乔 纳 森 说 给 包 博 不 就 行 了 。 珍 珍 问 包 博 是 谁 ? 乔 纳 森 说 就 是 打 扫 第 四 教 室 楼 的 那 个 常 常 跟 我 打 招 呼 的 清 洁 工 。 珍 珍 说 你 可 要 小 心 些 , 人 家 恐 怕 不 会 要 你 的 呢 。 乔 纳 森 说 不 会 的 , 谁 不 会 要 一 个 除 了 一 两 道 花 杠 杠 以 外 基 本 上 全 新 又 免 费 的 长 沙 发 呢 ? 说 著 就 翻 出 学 院 的 电 话 簿 , 找 出 包 博 的 电 话 , 拨 通 , 就 跟 包 博 说 定 了 。

    当 晚 , 包 博 就 带 著 两 个 浑 身 长 毛 的 汉 子 , 乐 呵 呵 地 把 珍 珍 家 的 长 沙 发 用 一 辆 丰 田 小 卡 车 装 走 了 。

一 九 九 七 年 七 月 二 十 七 日 于 罗 德 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