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eedback home

 

呼 唤 我 的 弥 赛 亚

胡亚非

    阿 兮 娜 , 我 的 弥 赛 亚 ! 我 等 你 , 我 等 你 , 我 等 你 等 了 这 么 久 ! 你 终 于 就 要 来 了 ! 你 就 要 来 救 我 出 这 个 煎 我 熬 我 的 火 坑 , 你 就 要 来 带 我 到 那 个 阳 光 灿 烂 的 世 界 。 我 多 么 想 快 点 儿 见 到 你 , 早 点 儿 亲 吻 你 , 脸 也 行 , 眼 也 行 , 鼻 也 行 , 唇 也 行 , 头 发 也 行 , 手 也 行 , 脚 也 行 … …   还 有 几 个 星 期 ! 为 什 么 还 要 几 个 星 期 ? 你 难 道 还 不 肯 来 ? 你 难 道 不 知 道 我 对 你 的 渴 望 ? 你 难 道 不 知 道 你 对 我 的 意 义 ? 我 生 命 的 许 多 年 已 经 在 等 待 中 虚 渡 , 秘 密 的 渴 望 和 等 待 已 经 占 有 了 我 、 折 磨 了 我 太 久 。 你 不 要 再 迟 疑 了 , 你 快 来 加 入 我 , 快 来 用 你 的 美 好 振 奋 我 , 快 来 用 你 的 纯 洁 漂 洗 我 曾 经 被 玷 污 过 的 灵 魂 , 快 来 用 你 的 世 界 代 替 我 的 世 界 。 我 真 真 地 是 等 不 得 了 ! 我 已 经 看 见 你 身 上 的 光 了 , 轻 轻 的 、 淡 淡 的 , 清 清 楚 楚 的 各 色 融 合 在 一 起 , 一 闪 一 闪 的 。 阿 兮 娜 , 我 的 弥 赛 亚 ! 我 要 在 你 来 临 前 的 最 后 一 刻 再 呼 唤 你 , 用 我 深 藏 在 心 底 多 年 的 话 语 来 呼 唤 你 ! 我 想 , 你 会 听 见 , 你 会 加 快 脚 步 , 你 会 张 开 你 的 双 臂 , 朝 我 飞 奔 过 来 的 。

    我 曾 经 以 为 你 不 会 来 了 。 我 曾 经 以 为 你 的 不 来 是 上 天 对 我 的 惩 罚 , 因 为 我 在 还 很 小 和 挺 大 了 的 时 候 都 犯 过 不 可 饶 恕 的 罪 过 。 我 的 罪 过 我 不 对 人 说 , 因 为 我 不 是 蓄 意 去 犯 那 些 罪 过 的 。 我 犯 了 罪 过 , 因 为 我 不 但 生 存 著 , 我 还 在 拼 命 地 学 习 生 存 。 我 犯 了 罪 过 , 因 为 我 的 生 命 不 但 美 好 , 我 还 在 努 力 地 保 持 她 的 美 好 。 我 的 罪 过 后 来 成 了 我 的 生 存 、 我 的 生 命 的 一 部 份 , 我 糊 里 糊 涂 地 背 负 著 它 走 过 人 生 的 一 条 条 路 、 一 道 道 桥 , 也 糊 里 糊 涂 地 对 人 生 有 过 许 多 属 于 我 和 不 属 于 我 的 奢 望 。 但 后 来 , 在 我 终 于 奢 望 得 到 你 并 以 为 你 无 疑 地 是 属 于 我 的 时 候 , 在 我 终 于 开 始 一 次 次 虔 诚 地 呼 唤 你 , 你 却 一 次 次 地 拒 绝 我 又 不 断 地 引 诱 我 时 , 我 就 怀 疑 了 , 我 就 迷 失 了 , 我 就 不 知 道 关 于 我 自 己 和 这 个 世 界 的 很 多 事 情 了 。 我 想 , 就 是 了 , 你 就 是 我 的 惩 罚 了 ! 你 不 来 , 我 会 死 。 你 就 是 我 最 终 的 惩 罚 了 !

    我 想 过 你 为 什 么 不 来 。 我 追 究 你 之 所 以 要 惩 罚 我 的 原 因 。 我 想 了 一 千 零 三 夜 , 终 于 觉 得 恐 怕 是 为 了 那 个 我 十 八 岁 上 认 识 的 三 十 九 岁 的 话 剧 导 演 。 你 不 要 怪 我 啊 , 阿 兮 娜 。 那 时 我 太 年 轻 了 。 十 八 岁 是 一 个 没 有 能 力 抵 制 诱 惑 的 年 龄 。 先 是 他 的 名 字 吸 引 了 我 。 伊 杨 , 这 个 名 字 在 我 十 八 岁 的 脑 海 里 激 起 过 多 少 美 丽 的 联 想 ! 还 有 他 那 对 真 正 很 少 见 的 深 陷 在 眼 窝 里 的 大 眼 睛 , 它 们 总 是 穿 透 我 十 八 岁 的 心 灵 , 总 在 捕 捉 我 十 八 岁 上 对 男 人 和 女 人 的 猜 测 和 遐 想 。 而 我 敢 保 证 , 我 的 猜 测 和 遐 想 都 是 天 使 般 纯 净 、 天 使 般 透 明 的 , 它 们 无 非 是 一 团 团 天 使 般 柔 软 的 卷 发 和 一 对 对 天 使 般 轻 盈 的 翅 膀 。 除 此 以 外 , 别 无 其 它 , 因 为 , 我 根 本 还 不 懂 得 非 天 使 的 男 事 女 事 , 我 根 本 还 不 认 识 容 不 得 天 使 的 人 生 。 我 这 话 你 可 能 不 相 信 : 十 八 岁 还 不 懂 吗 ? 看 现 在 的 十 八 岁 少 女 ! 相 信 我 吧 , 在 我 十 八 岁 的 时 候 我 的 世 界 还 是 一 个 黑 暗 的 中 世 纪 , 到 处 都 是 心 灵 的 禁 区 。 是 伊 扬 , 是 那 个 深 眼 窝 、 大 眼 睛 的 伊 杨 领 着 我 把 一 只 脚 伸 进 了 一 个 禁 区 。 是 他 在 教 我 。 他 就 那 样 轻 而 一 举 地 教 给 了 我 许 许 多 多 : 在 灭 了 灯 的 排 练 场 上 , 他 把 我 紧 紧 地 拥 在 他 那 瘦 削 却 结 实 的 胸 膛 上 , 用 他 厚 厚 的 唇 重 重 地 、 湿 湿 地 吻 我 。 我 只 听 见 我 的 心 响 亮 地 跳 , 听 不 见 我 内 心 的 主 张 。 他 还 把 一 只 手 缓 缓 地 伸 进 我 单 薄 的 上 衣 , 让 它 轻 轻 地 触 到 我 的 乳 房 , 我 十 八 岁 时 的 乳 房 。 他 就 这 样 拥 着 我 , 吻 著 我 , 揉 著 我 … … 我 肯 定 是 闭 起 了 眼 睛 的 , 因 为 我 一 点 儿 也 记 不 得 他 那 时 是 什 么 样 子 。

    后 来 , 伊 杨 就 越 来 越 不 可 抵 御 了 。 他 常 在 我 的 化 装 室 出 现 , 他 常 用 他 的 手 攻 击 我 身 上 的 弱 点 ; 这 些 弱 点 我 克 服 不 了 , 它 们 与 我 的 生 命 俱 来 , 它 们 带 给 我 对 生 命 的 新 鲜 的 感 受 。 我 才 十 八 岁 呀 ! 我 怎 么 懂 得 在 感 受 生 命 的 同 时 应 该 努 力 去 克 服 那 种 感 受 呢 ? 我 以 为 生 命 本 身 是 一 件 美 好 的 事 , 所 以 一 切 对 于 生 命 的 感 受 也 都 美 好 。 是 了 , 我 就 是 那 样 认 真 地 跟 随 对 生 命 的 感 受 的 , 我 就 是 那 样 顺 从 地 在 那 个 三 十 九 岁 的 话 剧 导 演 那 只 手 的 牵 引 下 认 识 和 感 受 我 自 己 的 。

    我 很 早 就 在 人 生 的 江 河 里 成 了 一 片 孤 独 的 浮 萍 。 亲 人 们 在 不 可 预 测 的 世 事 变 化 中 一 个 个 东 奔 西 走 , 经 年 不 能 团 聚 。 十 八 岁 的 我 没 有 父 母 , 只 有 伊 杨 。 伊 杨 像 父 亲 , 当 然 说 的 是 年 龄 。 他 不 断 地 对 我 做 着 一 件 父 亲 们 不 做 的 事 : 他 小 心 翼 翼 地 捧 着 我 , 像 捧 着 一 碗 昂 贵 的 、 香 气 四 溢 的 酒 , 舍 不 得 放 下 , 也 舍 不 得 一 饮 而 尽 。 他 总 是 爱 怜 地 将 我 轻 轻 地 捧 起 , 仔 细 地 将 我 从 头 到 脚 地 抚 摸 。 他 还 总 是 说 著 一 些 我 听 不 大 懂 的 话 : 这 不 是 我 的 错 。 这 不 怪 我 。 你 太 美 好 了 。 破 坏 美 是 一 种 罪 过 , 我 不 会 破 坏 你 。 记 住 , 我 不 会 破 坏 你 。 我 不 懂 他 为 什 么 要 提 到 破 坏 , 因 为 我 沉 醉 在 他 的 爱 抚 之 中 。 但 我 在 离 开 他 独 自 一 人 的 时 候 , 就 开 始 提 心 吊 胆 、 忧 心 重 重 , 恐 怕 你 会 不 期 而 致 , 恐 怕 你 会 突 如 其 来 。 那 时 我 可 不 像 现 在 这 样 期 待 你 、 盼 望 你 。 我 躲 你 还 躲 不 及 。 那 时 你 是 恶 果 , 你 是 灾 祸 。

    是 的 , 我 的 阿 兮 娜 。 我 太 无 知 了 。 我 不 知 道 你 那 时 是 不 会 来 的 , 倒 不 是 因 为 你 对 我 的 罪 过 充 满 了 蔑 视 , 是 因 为 伊 杨 的 确 没 有 破 坏 我 , 我 不 过 是 由 于 无 知 而 无 端 自 扰 。 可 是 我 后 来 才 知 道 , 伊 杨 那 些 或 许 不 意 味 着 破 坏 的 举 动 从 一 开 始 就 酝 酿 著 终 极 的 破 坏 : 一 个 三 十 九 岁 的 男 人 获 得 了 满 足 , 一 种 廉 价 的 满 足 ; 一 个 十 八 岁 的 少 女 失 去 了 羞 涩 , 一 种 无 价 的 羞 涩 。 伊 杨 也 许 很 快 就 把 我 淡 忘 了 , 因 为 我 长 大 了 , 离 开 了 。 我 却 从 十 八 岁 开 始 就 永 远 被 那 只 手 的 阴 影 笼 罩 著 , 心 头 上 总 悬 著 一 丝 莫 名 的 战 悸 。 尤 其 后 来 每 每 想 得 到 你 而 未 果 , 我 就 想 起 伊 杨 , 想 起 这 个 诱 我 走 向 罪 过 的 男 人 , 想 起 这 个 在 没 有 发 生 破 坏 的 假 象 下 彻 底 破 坏 了 我 的 男 人 。 我 想 , 你 没 有 别 的 原 因 不 来 , 你 肯 定 是 知 道 我 的 罪 过 , 你 肯 定 认 为 我 不 配 得 到 你 。 阿 兮 娜 , 我 请 你 告 诉 我 , 你 惩 罚 我 是 不 是 为 了 他 ?

    啊 , 我 的 阿 兮 娜 , 你 总 是 那 样 , 不 轻 易 开 口 说 话 。 你 只 用 你 迷 人 的 大 眼 睛 透 过 一 层 薄 雾 似 地 紧 紧 地 盯 著 我 。 你 的 凝 视 让 我 紧 张 , 让 我 心 虚 。 我 猜 你 是 又 看 到 了 什 么 。 你 在 逼 我 说 出 另 一 个 人 。 你 微 微 皱 起 的 双 眉 告 诉 我 , 你 认 为 这 个 人 不 从 你 和 我 之 间 消 失 , 你 就 不 会 出 现 。 阿 兮 娜 , 请 相 信 我 , 我 要 你 , 我 不 要 他 。

    要 是 你 五 年 前 问 我 , 你 爱 谷 吗 ? 我 会 说 , 我 爱 他 。 我 对 谷 的 爱 早 已 像 “ 冰 人 ” 一 样 被 封 冻 在 我 已 结 冰 的 心 底 , 它 不 会 复 活 , 但 它 也 不 会 改 变 。 可 现 在 不 同 了 , 我 只 想 要 你 。 你 要 我 重 新 审 视 那 一 段 恋 情 , 你 要 我 认 识 我 以 前 无 法 认 识 的 谷 , 我 做 了 , 我 克 服 了 种 种 情 感 上 的 障 碍 , 一 丝 不 苟 地 照 着 你 的 意 思 做 了 。 你 听 我 说 吧 , 阿 兮 娜 , 我 会 向 你 证 实 , 我 已 彻 底 地 与 谷 决 裂 , 从 心 底 里 在 感 情 上 彻 底 地 决 裂 了 。 我 对 你 的 忠 实 是 单 一 的 、 全 部 的 、 纯 粹 的 。 除 了 夹 杂 着 我 不 可 逃 脱 的 罪 过 感 以 外 。

    和 谷 的 恋 情 , 要 不 是 在 和 岩 的 婚 姻 同 时 , 就 不 是 罪 过 了 。

    我 一 度 以 为 有 谷 是 女 人 的 骄 傲 、 女 人 的 幸 运 。 我 曾 经 那 么 热 爱 他 、 崇 拜 他 。 我 把 他 对 我 说 的 话 记 了 一 大 本 , 我 把 他 对 我 做 的 事 留 在 心 上 慢 慢 地 体 味 、 慢 慢 地 温 习 。 谷 对 我 是 半 个 我 的 谷 , 半 个 我 的 神 。 我 想 , 要 么 是 谷 利 用 了 我 , 要 么 是 我 纵 容 了 他 , 谷 开 始 对 我 说 越 来 越 少 的 话 , 但 开 始 对 我 做 越 来 越 多 的 事 了 。 到 后 来 , 我 终 于 发 现 , 谷 找 我 , 只 做 事 , 不 说 话 了 。 我 以 为 , 这 就 是 爱 之 中 的 男 人 和 女 人 , 这 就 是 爱 之 中 的 男 事 和 女 事 了 。 我 对 我 的 半 人 半 神 的 谷 百 依 百 顺 , 无 论 他 对 我 怎 么 做 , 就 是 精 疲 力 竭 , 也 毫 无 怨 言 。 我 想 我 爱 谷 , 我 想 我 是 谷 的 人 。 谷 做 事 的 动 作 , 不 像 他 人 , 一 脸 的 文 质 彬 彬 , 温 文 而 雅 。 谷 做 起 事 来 , 像 庄 稼 汉 , 肌 肉 很 重 , 手 很 粗 , 唇 很 厚 , 舌 很 硬 。 他 像 一 架 无 人 驾 驶 的 车 床 , 总 把 我 像 一 块 原 料 死 死 夹 住 , 然 后 疯 狂 地 转 动 , 蛮 横 地 用 他 的 厚 唇 或 他 的 硬 舌 把 车 刀 车 洗 著 我 身 上 每 一 个 地 方 。 我 是 一 块 他 熟 悉 得 不 能 再 熟 悉 的 料 , 一 块 他 不 懈 地 车 , 却 不 变 样 的 料 。 在 谷 的 “ 车 洗 ” 下 , 我 渐 渐 成 了 一 块 没 有 思 想 、 没 有 意 识 的 原 材 料 。 我 想 , 那 正 是 谷 要 的 。 我 心 甘 情 愿 做 谷 的 原 料 , 我 带 著 牺 牲 精 神 让 谷 享 受 我 受 虐 的 呻 吟 和 表 情 … …

    像 很 多 男 人 一 样 , 谷 用 爱 的 字 眼 博 得 了 女 人 对 爱 的 回 报 , 无 条 件 的 回 报 , 我 是 连 失 去 了 忠 厚 的 岩 也 在 所 不 惜 的 。 但 不 知 过 了 多 久 , 我 开 始 怀 著 犹 豫 的 心 情 感 觉 到 , 谷 对 我 , 似 乎 只 有 欲 望 , 没 有 爱 情 。 谷 把 我 , 只 作 一 块 原 料 , 不 作 一 个 心 灵 。 可 是 , 我 陷 得 太 深 了 , 我 不 忍 轻 易 埋 葬 和 谷 的 恋 情 。 许 多 年 后 , 我 一 直 还 是 没 有 勇 气 去 延 续 或 光 大 那 种 我 怀 著 犹 豫 的 心 情 感 觉 到 的 感 觉 , 还 是 不 能 用 另 一 种 眼 光 看 谷 , 一 种 你 所 暗 示 给 我 的 眼 光 。 以 那 种 眼 光 , 谷 就 是 一 个 罪 人 , 我 就 是 一 个 牺 牲 品 。 可 是 , 阿 兮 娜 , 我 现 在 下 了 决 心 。 我 决 心 走 进 你 , 躲 到 了 你 的 眼 光 的 后 面 , 哪 怕 是 怀 著 一 颗 颤 栗 的 心 。 天 哪 ! 我 看 到 了 什 么 ? ! 一 个 青 面 嘹 牙 的 魔 鬼 , 流 著 长 长 的 口 水 , 眼 睛 里 喷 著 熊 熊 的 欲 火 。 他 瘦 骨 嶙 峋 、 弯 曲 不 直 的 双 手 在 一 团 白 晰 、 洁 净 的 肉 体 上 粗 暴 地 揉 搓 著 。 从 那 一 团 肉 体 中 发 出 阵 阵 细 细 的 天 堂 般 遥 远 的 声 音 。 那 声 音 不 幸 撞 在 这 魔 鬼 僵 硬 的 身 躯 上 , 像 撞 到 了 一 堵 穿 不 透 的 墙 。 这 魔 鬼 将 那 肉 体 、 那 声 音 都 占 有 了 , 结 结 实 实 、 严 严 密 密 、 无 数 次 地 占 有 了 。 随 后 , 便 抛 弃 了 那 一 团 , 扬 长 而 去 。 阿 兮 娜 , 我 看 到 了 。 我 不 能 告 诉 你 我 是 怀 著 怎 样 的 痛 苦 看 到 的 , 因 为 我 的 痛 苦 无 法 衡 量 。 你 做 了 我 的 照 妖 镜 , 阿 兮 娜 , 这 是 你 的 使 命 吗 ?

    对 了 。 你 好 像 就 是 肩 赋 着 使 命 的 。 不 然 , 你 不 会 不 屈 不 挠 地 挫 败 我 、 折 磨 我 的 。 要 不 是 你 一 次 次 地 对 我 冷 酷 、 给 我 教 训 、 让 我 失 望 , 阿 兮 娜 , 我 还 是 不 懂 得 这 其 中 必 有 原 因 , 我 还 是 不 知 道 我 必 须 用 在 虔 诚 的 忏 悔 中 交 代 伊 杨 , 埋 葬 谷 , 以 换 取 你 的 到 来 。 阿 兮 娜 , 我 做 错 过 事 , 走 错 过 路 , 但 我 已 经 受 到 了 惩 罚 。 我 在 一 次 次 得 不 到 你 的 失 败 中 已 经 走 投 无 路 , 无 可 选 择 , 你 不 能 递 给 我 一 根 救 命 的 稻 草 吗 ?

    啊 , 阿 兮 娜 , 是 你 在 向 我 走 来 吗 ? 你 的 脚 步 声 多 么 轻 盈 、 多 么 美 妙 ! 我 听 见 了 ! 我 甚 至 已 经 看 见 你 身 上 的 光 了 , 轻 轻 的 、 淡 淡 的 , 清 清 楚 楚 的 各 色 融 合 在 一 起 , 一 闪 一 闪 的 。 啊 , 阿 兮 娜 , 我 的 弥 赛 亚 ! 请 你 快 一 点 儿 来 吧 ! 请 快 一 点 儿 来 向 我 证 明 , 你 接 受 了 我 的 忏 悔 , 你 愿 给 我 这 罪 过 的 女 人 一 次 最 后 的 机 会 以 完 成 做 女 人 的 使 命 , 你 愿 帮 我 在 我 这 方 罪 过 的 土 地 上 建 一 个 人 伦 的 天 堂 。

    我 看 见 你 了 , 阿 兮 娜 ! 我 等 你 。

一 九 九 八 年 八 月 十 五 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