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nd e-mail to: back to home page
author of author
translator of translator

 

《与 思 想 家 交 谈 》

三 、 教 育

寒 哲 ( L. James Hammond ) 著
胡 亚 非 译
(c) Yafei Hu 2002

 

    1. 【 学 术 文 化 】 文 化 是 一 个 有 机 的 整 体 , 而 学 术 界 却 把 它 部 门 化 。 文 化 与 生 活 不 可 分 割 , 而 学 术 界 却 使 它 脱 离 生 活 , 并 把 它 变 为 一 种 交 易 。 文 化 应 该 与 金 钱 无 关 , 而 学 术 界 却 把 它 商 品 化 , 使 它 成 为 一 种 可 买 可 卖 的 货 物 。

    在 印 刷 机 发 明 之 前 , 学 生 没 有 教 材 , 所 以 , 由 教 授 读 给 学 生 听 ; “ 讲 授 ” ( lecture ) 这 个 词 来 自 拉 丁 文 “ legere ” , 意 思 是 “ 朗 读 ” 。 印 刷 术 的 发 明 使 学 生 自 己 阅 读 成 为 可 能 , 因 此 , 教 授 存 在 的 理 由 便 不 存 在 了 。 约 翰 逊 说 : “ 人 们 现 在 有 一 种 奇 怪 的 想 法 , 认 为 无 论 什 么 都 要 通 过 讲 授 来 教 给 学 生 。 我 看 不 出 讲 授 比 阅 读 究 竟 好 在 哪 里 , 因 为 讲 义 都 是 从 书 本 上 抄 来 的 。 ” 教 育 过 程 发 生 在 作 者 与 读 者 之 间 , 而 不 是 学 生 与 教 授 之 间 。 人 通 过 阅 读 , 而 不 是 通 过 听 课 , 受 到 教 育 。

    2. 【 学 者 】 学 术 界 是 学 者 的 领 域 , 而 不 是 真 正 的 知 识 份 子 的 领 域 。 对 于 学 者 来 说 , 文 化 是 一 份 工 作 或 一 个 谋 生 的 手 段 。 对 于 真 正 的 知 识 份 子 来 说 , 文 化 是 一 种 激 情 、 一 桩 恋 事 、 一 个 使 命 。 真 正 的 知 识 份 子 往 往 做 非 脑 力 劳 动 的 工 作 以 维 持 生 计 。 例 如 , 卡 夫 卡 做 过 小 职 员 , 梭 罗 做 过 测 量 员 , 郝 佛 做 过 码 头 工 。 对 于 学 者 来 说 , 文 化 是 一 个 职 业 。 对 于 真 正 的 知 识 份 子 来 说 , 文 化 是 他 的 生 命 。 学 者 并 不 是 天 生 的 做 文 化 工 作 的 人 , 别 的 行 业 可 能 对 他 们 更 为 合 适 , 比 如 法 律 、 医 药 、 商 业 等 。 真 正 的 知 识 份 子 则 是 天 生 的 做 文 化 工 作 的 人 。 不 做 文 化 工 作 , 他 就 无 法 生 存 。 假 如 文 化 不 存 在 , 他 会 创 造 文 化 。 学 者 用 他 的 头 脑 从 事 文 化 工 作 , 而 真 正 的 知 份 子 用 他 的 生 命 从 事 文 化 工 作 。 学 者 受 社 会 的 尊 敬 , 真 正 的 知 识 份 子 则 与 社 会 格 格 不 入 , 受 社 会 的 排 挤 。 学 者 谦 恭 谨 慎 、 小 心 从 事 , 真 正 的 知 识 分 子 则 骄 傲 、 莽 撞 、 痴 情 。 学 者 过 著 舒 适 安 逸 的 生 活 , 真 正 的 知 识 份 子 则 整 日 价 如 履 薄 冰 。

    学 者 写 不 出 经 典 着 作 。 学 术 界 出 一 部 经 典 简 直 是 百 年 不 遇 。 经 典 着 作 体 现 作 家 的 个 性 、 怜 悯 、 悲 伤 、 愤 恨 与 幽 默 。 所 有 这 些 都 是 学 术 性 着 作 所 缺 乏 的 。 经 典 着 作 是 作 家 用 激 情 写 成 的 , 它 引 发 读 者 的 激 情 。 学 术 性 着 作 则 多 冷 漠 、 枯 燥 、 不 富 人 情 , 也 引 不 起 读 者 的 激 情 。 经 典 着 作 具 有 生 命 和 活 力 , 你 割 它 一 刀 , 它 会 流 出 血 来 。 学 术 性 着 作 则 毫 无 生 命 力 , 你 捅 它 一 下 , 它 只 会 落 下 灰 尘 。

    3. 【 读 与 写 】 学 生 应 该 多 读 少 写 。 学 写 好 文 章 的 最 好 办 法 是 阅 读 好 文 章 。 就 内 容 和 风 格 而 言 , 学 生 应 该 读 经 典 着 作 。 今 天 的 教 授 经 常 要 求 学 生 写 有 关 一 个 狭 窄 命 题 的 论 文 。 这 种 要 求 鼓 励 学 生 去 读 那 些 与 狭 窄 命 题 有 关 的 无 名 之 作 。 这 样 一 来 , 学 生 们 就 不 读 经 典 着 作 , 就 成 为 知 识 面 很 窄 的 人 。

    教 授 应 该 跟 学 生 一 样 , 集 中 精 力 于 读 书 和 研 究 经 典 , 而 不 应 该 一 味 地 写 作 。 教 授 应 该 跟 学 生 一 样 , 遵 循 叔 本 华 的 教 诲 , 去 阅 读 好 作 品 , 而 不 要 去 撰 写 坏 作 品 。 现 在 的 教 授 要 么 把 时 间 花 在 阅 读 跟 他 们 的 专 业 有 关 的 二 流 作 品 上 , 要 么 就 把 时 间 花 在 撰 写 跟 他 们 的 专 业 有 关 的 二 流 作 品 上 。 他 们 感 到 非 写 作 不 可 。 他 们 的 口 号 是 : “ 要 么 出 版 , 要 么 完 蛋 。 ” 学 术 界 把 文 学 降 低 到 了 商 品 交 换 的 水 平 。

    4. 【 文 学 与 新 闻 】 当 代 作 家 不 是 为 了 后 代 人 写 作 , 而 是 为 了 当 代 人 写 作 。 所 以 , 当 代 的 大 部 份 作 品 都 只 不 过 是 新 闻 故 事 , 而 不 是 文 学 。 早 先 的 作 家 似 乎 在 写 作 时 就 坚 信 , 自 己 的 作 品 会 经 久 不 衰 , 后 人 会 为 它 们 树 碑 立 传 。 当 代 作 家 则 似 乎 在 写 作 时 就 料 到 , 自 己 的 作 品 会 先 畅 销 一 时 , 然 后 就 报 废 。 早 先 的 作 家 写 一 封 信 所 付 出 的 努 力 比 我 们 现 在 写 一 本 书 所 付 出 的 努 力 还 要 大 。 他 们 的 信 比 我 们 的 书 更 接 近 于 文 学 。 当 代 文 学 正 逐 渐 沦 为 新 闻 写 作 , 正 如 当 代 教 育 正 逐 渐 沦 为 职 业 教 育 一 样 。

    5. 【 什 么 是 经 典 ? 】 每 一 代 人 都 必 须 回 答 这 个 问 题 。 每 一 代 人 都 必 须 重 新 给 经 典 下 定 义 。 经 典 这 个 躯 体 必 须 靠 增 加 新 的 书 籍 来 增 添 新 鲜 血 液 。 随 著 新 的 书 籍 加 入 经 典 的 行 列 , 其 它 的 书 籍 就 应 该 被 削 减 , 以 免 经 典 着 作 的 数 量 太 大 。 旧 的 经 典 必 须 给 新 的 经 典 让 位 , 就 好 像 一 棵 树 越 长 越 高 , 当 上 面 长 出 了 新 枝 , 下 面 的 旧 枝 就 死 掉 了 。 经 典 必 须 少 而 精 , 且 一 般 人 都 可 以 阅 读 。 只 有 读 过 经 典 的 人 才 算 是 受 过 教 育 的 人 。 在 现 代 西 方 , 由 于 文 化 被 分 割 成 专 业 领 域 , 读 过 经 典 着 作 的 人 寥 寥 无 几 。

    经 典 应 该 是 旧 作 与 新 作 的 结 合 , 应 该 是 荷 马 和 卡 夫 卡 的 结 合 、 莎 士 比 亚 和 弗 洛 伊 德 的 结 合 。 然 而 , 现 在 却 有 一 种 只 视 旧 作 为 经 典 的 趋 向 。 学 术 界 总 是 迟 迟 不 愿 封 一 部 为 经 典 。 时 间 在 学 术 界 比 在 现 实 里 要 慢 上 几 个 世 纪 。 在 关 于 “ 古 代 与 现 代 ” 的 论 争 中 , 学 术 界 一 般 站 在 古 代 一 边 。 学 术 界 宁 愿 要 象 亚 里 士 多 德 、 马 基 雅 弗 利 和 霍 布 斯 那 样 的 古 代 作 家 , 也 不 愿 要 克 尔 恺 郭 尔 、 奥 塔 加 和 荣 格 这 样 的 现 代 作 家 。

    现 代 作 家 与 古 代 作 家 在 一 切 方 面 都 可 以 并 驾 齐 驱 , 不 同 的 只 是 , 现 代 作 家 比 古 代 作 家 更 重 要 、 更 具 有 针 对 性 而 已 。 现 代 作 家 经 历 了 现 代 文 明 , 他 们 能 为 现 代 文 明 的 问 题 提 供 答 案 。 另 外 , 现 代 作 家 从 发 生 在 现 代 的 知 识 的 进 步 中 摄 取 了 力 量 。 比 方 说 , 尼 采 就 可 以 从 叔 本 华 和 达 尔 文 的 学 说 中 获 益 , 而 柏 拉 图 就 无 法 从 这 些 知 识 的 进 步 中 获 益 。 同 样 , 当 代 哲 学 家 可 以 从 弗 洛 伊 德 和 荣 格 的 学 说 中 获 益 , 而 尼 采 就 无 法 从 这 些 知 识 的 进 步 中 获 益 。

    近 来 , 一 个 新 的 论 争 使 古 老 的 “ 古 代 与 现 代 ” 的 论 争 大 为 逊 色 , 这 就 是 一 概 反 对 经 典 的 论 争 。 按 照 这 场 论 争 中 的 一 个 论 点 , 经 典 是 由 西 方 的 男 性 白 种 人 论 定 的 , 这 些 人 忽 视 了 妇 女 和 有 色 人 种 的 作 品 。 这 个 论 点 是 已 在 政 治 中 占 优 势 的 多 元 文 化 的 延 伸 , 优 待 妇 女 和 优 待 少 数 民 族 就 是 多 元 文 化 的 一 个 表 现 。

    6. 【 未 出 版 的 经 典 着 作 】 当 经 典 被 公 认 为 经 典 后 , 所 有 的 人 都 会 欣 赏 它 。 但 是 , 当 一 部 经 典 之 作 还 未 发 表 时 , 就 没 有 人 来 鉴 识 它 。 比 方 说 , 《 斯 万 之 家 》 就 被 许 多 出 版 商 所 拒 绝 , 甚 至 连 当 时 最 着 名 的 批 评 家 纪 德 也 没 有 看 出 它 的 不 凡 。 普 鲁 斯 特 在 受 挫 后 , 便 打 算 自 费 出 版 《 斯 万 之 家 》 。 但 是 , 他 的 一 个 朋 友 劝 他 把 手 稿 寄 给 另 外 一 个 出 版 商 。 这 个 出 版 商 退 还 了 手 稿 , 并 写 给 普 鲁 斯 特 一 个 条 子 。 他 说 : “ 亲 爱 的 朋 友 , 我 的 脸 皮 可 能 比 谁 都 厚 , 但 是 我 就 是 不 明 白 , 为 什 么 有 人 要 用 三 十 页 的 篇 幅 来 描 写 他 在 床 上 因 失 眠 而 辗 转 反 侧 的 情 形 。 我 死 活 也 不 明 白 。 ” 既 然 如 此 , 普 鲁 斯 特 就 自 费 出 版 了 《 斯 万 之 家 》 。 对 于 批 评 家 来 说 , 最 难 的 是 在 一 部 经 典 之 作 尚 未 出 版 之 际 鉴 识 它 。 大 部 份 人 都 等 到 经 典 着 作 名 声 大 振 了 以 后 , 才 对 它 表 示 欢 迎 , 正 如 大 部 份 人 都 等 到 别 人 鼓 起 掌 来 , 自 己 才 也 鼓 起 掌 来 一 样 。 只 有 少 数 人 敢 于 带 头 鼓 掌 。

    7. 【 新 型 考 核 与 新 型 学 府 】 目 前 , 有 许 多 对 学 习 能 力 和 专 业 知 识 的 考 核 , 但 却 没 有 对 人 文 学 的 一 般 知 识 或 经 典 着 作 的 掌 握 程 度 的 考 核 。 如 果 有 这 样 的 考 核 , 并 对 在 这 种 考 核 中 获 得 优 异 成 绩 的 人 有 所 奖 励 , 那 么 , 文 化 就 会 受 到 更 多 的 尊 敬 , 经 典 着 作 也 会 受 到 更 多 的 重 视 。 这 样 的 考 核 应 该 每 两 、 三 年 举 行 一 次 。 不 但 学 生 应 该 参 加 这 样 的 考 核 , 成 年 人 也 应 该 参 加 这 样 的 考 核 。

    在 这 种 考 核 中 获 得 优 异 成 绩 的 人 , 应 该 被 一 种 特 殊 的 学 府 录 取 。 这 种 学 府 提 供 免 费 学 习 , 并 提 倡 独 立 的 学 习 精 神 。 这 种 学 府 与 那 种 学 费 昂 贵 、 鼓 励 在 教 授 后 面 亦 步 亦 趋 的 学 习 方 式 的 现 代 大 学 完 全 不 同 。 这 种 学 府 应 该 致 力 于 文 化 的 发 展 , 而 不 应 该 象 现 在 的 大 学 那 样 , 仅 仅 致 力 于 实 际 工 作 能 力 的 训 练 。 这 种 学 府 向 学 生 提 供 终 生 的 , 而 不 是 仅 仅 几 年 的 支 持 和 鼓 励 , 它 是 一 种 有 组 织 的 资 助 。 虽 然 , 这 种 学 府 也 会 有 一 切 学 府 所 具 有 的 不 足 , 但 它 会 对 文 化 的 复 兴 有 所 帮 助 。

    8. 【 牛 津 派 与 斯 特 拉 特 福 派 】 当 我 们 听 到 哥 白 尼 、 伽 利 略 以 及 其 他 人 的 理 论 是 如 何 被 接 受 的 时 侯 , 当 我 们 听 到 这 些 理 论 是 如 何 被 忽 略 、 被 嘲 弄 、 被 压 制 的 时 侯 , 我 们 认 为 , 那 样 的 事 情 决 不 会 发 生 在 我 们 的 时 代 ; 我 们 认 为 , 我 们 的 时 代 是 自 由 、 开 放 、 启 蒙 、 先 进 的 时 代 。 然 而 , 实 际 上 , 真 理 的 前 进 在 现 在 和 在 过 去 都 是 一 样 的 缓 慢 。

    学 术 界 理 应 坚 持 对 真 理 的 探 索 , 但 是 , 它 却 往 往 更 有 意 于 为 现 存 的 学 说 辩 护 , 而 无 意 于 发 现 真 理 。 学 术 界 所 为 之 辩 护 的 学 说 之 一 是 莎 士 比 亚 的 着 作 的 确 是 由 斯 特 拉 特 福 的 莎 士 比 亚 所 作 。 支 持 这 一 学 说 的 证 据 几 乎 等 于 零 。 相 反 , 倒 有 大 量 的 证 据 表 明 , 莎 士 比 亚 的 着 作 是 牛 津 伯 爵 所 作 。 大 量 证 据 表 明 , 斯 特 拉 特 福 的 莎 士 比 亚 几 乎 连 写 字 都 不 会 , 更 不 用 提 创 作 戏 剧 , 也 更 不 用 提 创 作 高 质 量 的 戏 剧 。 但 是 , 斯 特 拉 特 福 理 论 仍 然 流 行 不 误 。 斯 特 拉 特 福 理 论 的 持 续 使 人 联 想 起 宗 教 学 说 的 持 续 。

    正 如 教 会 压 制 异 教 学 说 一 样 , 学 术 界 也 压 制 牛 津 理 论 。 当 《 哈 佛 杂 志 》 在 一 九 七 四 年 发 表 了 一 篇 为 牛 津 理 论 辩 护 的 文 章 时 , 一 些 哈 佛 的 教 授 对 这 家 杂 志 的 编 辑 居 然 给 牛 津 理 论 这 一 机 会 极 为 气 愤 。 牛 津 理 论 的 支 持 者 很 难 在 学 术 界 站 脚 。 一 个 人 要 想 在 学 术 界 成 功 , 就 必 须 维 护 流 行 的 观 点 并 为 现 存 的 学 说 辩 护 。

    在 十 九 世 纪 初 , 许 多 思 想 家 都 反 对 斯 特 拉 特 福 理 论 。 ( 一 个 时 期 的 主 要 思 想 家 通 常 得 出 相 同 的 结 论 。 学 术 界 也 会 得 出 这 些 结 论 , 但 那 要 等 到 许 多 年 以 后 。 ) 惠 特 曼 坚 决 反 对 斯 特 拉 特 福 理 论 , 他 说 : “ 我 坚 决 反 对 莎 克 斯 泼 ( 作 者 注 : Shaksper 是 斯 特 拉 特 福 的 莎 士 比 亚 名 字 的 一 种 写 法 。 ) 我 是 说 那 个 阿 望 河 那 个 演 戏 的 。 ” 马 克 · 吐 温 说 , 他 “ 问 心 无 愧 地 肯 定 ” 斯 特 拉 特 福 的 莎 士 比 亚 不 是 真 正 的 作 者 。 亨 利 · 詹 姆 斯 说 : “ 神 圣 的 威 廉 是 这 个 轻 信 的 世 界 所 经 历 的 最 大 和 最 成 功 的 骗 局 。 我 总 ‘ 有 点 儿 ’ 摆 脱 不 了 这 一 信 念 。 ” 在 十 九 世 纪 , 历 史 批 评 主 义 的 潮 流 冲 击 了 宗 教 学 说 , 也 冲 击 了 斯 特 拉 特 福 理 论 。 对 斯 特 拉 特 福 理 论 的 批 评 迫 使 人 们 询 问 : “ 假 如 , 莎 士 比 亚 的 戏 剧 不 是 斯 特 拉 特 福 的 莎 士 比 亚 所 作 , 那 么 , 究 竟 是 谁 这 些 戏 剧 的 作 者 呢 ? ” 那 时 , 有 几 个 原 作 者 的 人 选 , 但 没 有 个 可 以 使 人 确 信 。 终 于 , 有 一 个 名 叫 鲁 尼 的 英 国 教 师 , 为 了 寻 找 真 正 的 作 者 , 对 这 个 问 题 做 了 系 统 的 研 究 。 他 发 现 , 莎 士 比 亚 戏 剧 的 真 正 作 者 是 牛 津 伯 爵 , 并 在 一 九 二 ○ 年 发 表 了 他 的 研 究 成 果 。 弗 洛 伊 德 在 读 了 罗 尼 的 着 作 后 说 : “ 看 来 , 斯 特 拉 特 福 的 莎 士 比 亚 没 有 丝 毫 理 由 为 自 己 的 着 作 权 辩 护 , 而 牛 津 伯 爵 却 几 乎 有 一 切 理 由 。 ”

    然 而 , 重 要 思 想 家 的 意 见 对 英 语 教 授 来 说 一 钱 不 值 , 因 为 , 那 不 是 专 家 的 意 见 。 在 那 些 英 语 教 授 们 看 来 , 专 家 们 知 道 得 更 多 , 专 家 们 对 伟 大 作 家 的 理 解 比 伟 大 作 家 对 伟 大 作 家 的 理 解 还 要 深 刻 。 的 确 , 只 有 专 家 才 写 得 出 连 篇 累 牍 的 、 建 立 在 沙 滩 上 的 、 用 稻 草 编 织 起 来 的 那 个 斯 特 拉 特 福 人 的 传 记 故 事 。

    9. 【 关 于 外 语 】 人 们 为 什 么 学 外 语 ? 现 在 , 人 们 学 外 语 的 目 的 是 做 生 意 和 旅 游 。 但 是 , 从 前 人 们 学 外 语 是 为 了 阅 读 外 文 书 籍 。 比 如 , 从 前 人 们 学 希 腊 语 和 拉 丁 语 , 就 是 为 了 读 希 腊 文 和 拉 丁 文 原 着 。

    反 对 为 了 读 外 文 原 着 而 学 习 外 语 有 以 下 几 个 理 由 : 理 由 之 一 , 一 个 人 完 全 可 以 把 花 费 在 外 语 学 习 上 的 大 量 时 间 用 来 阅 读 翻 译 作 品 。 理 由 之 二 , 学 外 语 的 人 大 多 只 能 获 得 对 那 门 外 语 的 粗 浅 的 、 部 份 的 了 解 。 但 是 , 不 管 怎 么 说 , 拉 丁 文 是 值 得 一 学 的 。 学 习 拉 丁 文 , 即 使 不 为 了 读 拉 丁 文 原 着 , 也 可 以 增 加 对 英 语 词 法 和 语 法 的 了 解 。 假 如 , 如 果 一 个 人 的 母 语 属 拉 丁 语 族 , 那 么 , 通 晓 拉 丁 文 能 使 他 提 高 写 作 能 力 。

    10. 【 为 什 么 研 究 科 学 ? 】 科 学 家 常 说 , 科 学 具 有 丰 富 的 哲 学 意 义 。 有 的 科 学 家 甚 至 说 , 通 向 智 慧 的 道 路 必 经 遥 远 的 星 河 和 逊 原 子 微 粒 。 哲 学 家 却 持 不 同 观 点 。 哲 学 家 一 般 认 为 , 科 学 与 哲 学 无 关 , 科 学 毫 无 哲 学 意 义 , 科 学 是 离 题 的 歧 途 。 比 如 , 克 尔 恺 郭 尔 就 把 科 学 看 作 各 个 知 识 领 域 里 最 微 不 足 道 的 一 种 ; 奥 塔 加 也 认 为 , 科 学 与 生 活 无 关 , 它 不 为 人 提 供 任 何 可 供 遵 循 的 生 活 准 则 。

    科 学 曾 经 有 过 哲 学 意 义 。 科 学 家 曾 经 与 宗 教 对 峙 ; 他 们 的 发 现 与 《 圣 经 》 和 教 会 的 相 悖 。 科 学 家 , 如 哥 白 尼 , 曾 改 变 了 人 类 的 世 界 观 , 并 对 旧 的 宗 教 世 界 观 的 崩 溃 起 了 作 用 。 但 是 , 一 旦 宗 教 的 世 界 观 完 全 地 崩 溃 了 , 科 学 就 大 体 上 失 去 了 哲 学 意 义 。 一 八 八 ○ 年 , 尼 采 宣 布 了 上 帝 的 死 亡 , 从 那 时 至 今 , 科 学 就 不 再 有 哲 学 意 义 了 。 例 如 , 哲 学 家 对 爱 因 斯 坦 的 着 作 就 几 乎 毫 无 兴 趣 ; 海 森 堡 的 测 不 准 原 理 对 人 文 科 学 也 毫 无 影 响 , 因 为 人 文 科 学 从 不 试 图 达 到 对 任 何 事 物 绝 对 准 确 的 认 识 。

    哲 学 家 对 文 明 的 命 运 比 对 宇 宙 的 命 运 更 感 兴 趣 , 科 学 家 则 全 力 以 赴 地 研 究 宇 宙 , 对 文 明 毫 不 关 注 。 殊 不 知 , 假 如 文 明 灭 亡 , 科 学 也 就 会 灭 亡 , 远 古 的 迷 信 就 会 卷 土 重 来 。

    哲 学 一 向 是 争 论 的 焦 点 , 哲 学 在 今 天 依 旧 是 争 论 的 焦 点 。 另 一 方 面 , 科 学 虽 然 曾 经 是 争 论 的 焦 点 , 但 现 在 却 不 再 是 争 论 的 焦 点 。 现 代 科 学 家 不 再 与 现 行 宗 教 对 峙 ; 他 们 不 再 遭 焚 烧 ; 他 们 的 书 籍 不 再 遭 禁 止 。 与 先 前 科 学 家 被 社 会 所 迫 害 的 命 运 不 同 , 现 代 科 学 家 由 社 会 所 资 助 。 正 因 为 科 学 不 再 具 有 哲 学 意 义 , 人 们 也 不 再 对 它 有 所 争 议 。 科 学 讲 求 实 效 , 它 的 目 的 是 增 加 财 富 、 达 到 某 些 实 际 的 目 标 。 它 只 注 重 手 段 , 不 注 重 目 的 。 现 代 社 会 政 府 资 助 科 学 发 展 的 目 的 , 不 是 开 发 智 慧 或 促 进 文 化 发 展 , 而 是 取 得 经 济 或 军 事 的 优 势 。

    科 学 要 求 专 业 化 , 它 妨 碍 人 们 追 求 丰 富 的 知 识 。 奥 塔 加 曾 说 , 专 业 化 使 现 代 科 学 家 成 为 有 学 问 的 蠢 人 和 野 蛮 人 。 只 有 人 文 学 的 广 泛 教 育 才 能 使 人 的 精 神 丰 富 起 来 , 才 能 给 人 以 生 活 的 目 的 。 人 文 学 向 人 提 供 生 活 方 式 , 科 学 只 向 人 提 供 谋 生 手 段 。 人 文 学 不 仅 注 重 知 识 的 增 长 , 也 注 重 生 活 的 质 量 和 对 人 的 个 性 的 培 养 。 人 文 学 影 响 人 们 的 价 值 观 及 对 生 活 的 看 法 。 可 是 , 当 我 们 研 究 海 王 星 的 卫 星 和 土 星 的 光 环 时 , 我 们 的 价 值 观 和 我 们 对 生 活 的 看 法 不 随 之 改 变 。

    “ 人 止 于 小 智
    不 求 知 于 遥 远
    无 用 、 悔 涩 与 难 解 之 物 , 但 求 于
    每 日 生 活 区 区 之 所 见
    此 为 大 智 。 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