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nd e-mail to: back to home page
author of author
translator of translator

 

《与 思 想 家 交 谈 》

十 一 、 生 死 本 能

寒 哲 ( L. James Hammond ) 著
胡 亚 非 译
(c) Yafei Hu 2002

 

    1. 【 人 性 、 动 物 性 】 从 哲 学 问 世 到 现 在 , 从 苏 格 拉 底 到 康 德 , 人 们 一 直 相 信 理 性 是 人 的 本 质 、 理 性 是 人 的 特 徵 、 是 理 性 把 人 和 动 物 区 别 开 来 。 哲 学 家 们 说 , 人 具 有 理 性 , 因 此 人 与 上 帝 相 近 、 人 是 自 然 之 王 、 人 介 于 上 帝 与 动 物 之 间 。 许 多 哲 学 家 认 为 , 人 应 当 服 从 理 性 , 而 不 应 当 服 从 动 物 性 ; 人 应 当 让 理 性 的 一 面 驾 驭 动 物 性 的 一 面 。 比 如 , 康 德 就 说 , 人 应 该 遵 循 忽 略 情 感 和 心 愿 的 道 德 原 则 。 他 还 说 , 人 应 该 追 求 纯 粹 的 、 公 正 的 知 识 。 康 德 和 早 期 的 哲 学 家 一 样 , 把 人 与 动 物 世 界 区 别 开 来 。 他 说 , 人 本 身 就 是 目 的 , 而 动 物 不 过 是 手 段 。

    叔 本 华 脱 离 了 这 些 思 想 , 但 并 不 彻 底 。 他 把 人 的 大 部 份 行 为 归 结 于 无 意 识 , 用 他 的 话 说 , 就 是 “ 意 志 。 由 此 , 叔 本 华 降 低 了 理 性 或 理 智 的 重 要 性 。 但 是 , 叔 本 华 又 认 为 , 人 能 够 否 定 自 己 的 意 志 , 也 就 是 说 , 人 可 以 摆 脱 无 意 识 的 控 制 。 对 叔 本 华 来 说 , 人 生 的 目 的 在 于 否 定 “ 意 志 ” , 从 而 成 为 圣 人 或 天 才 。 在 叔 本 华 看 来 , 道 德 领 域 和 思 想 领 域 的 最 高 成 就 是 独 立 于 无 意 识 的 纯 粹 心 智 和 思 想 的 成 果 。

    尼 采 和 弗 洛 伊 德 比 叔 本 华 又 前 进 了 一 步 。 他 们 同 意 叔 本 华 的 观 点 , 认 为 人 与 动 物 有 许 多 相 似 之 处 、 意 识 不 过 是 无 意 识 的 表 皮 、 人 受 无 意 识 的 驱 使 , 尤 其 是 受 强 烈 的 性 意 识 的 驱 使 。 然 而 , 尼 采 和 弗 洛 伊 德 却 不 同 意 叔 本 华 关 于 人 可 以 否 定 “ 意 志 ” , 摆 脱 无 意 识 的 控 制 的 理 论 。 叔 本 华 说 , 圣 人 和 天 才 达 到 了 高 级 存 在 的 境 界 ; 他 们 超 越 了 动 物 的 本 能 , 进 入 了 纯 粹 心 智 的 领 域 。 尼 采 和 弗 洛 伊 德 却 反 驳 说 , 所 有 的 人 , 包 括 圣 人 和 天 才 , 都 受 无 意 识 的 驱 使 。 他 们 认 为 , 纯 粹 的 心 智 是 不 存 在 的 , 心 智 总 是 受 躯 体 和 无 意 识 的 影 响 , 甚 至 伟 大 艺 术 家 和 哲 学 家 的 心 智 也 受 无 意 识 的 影 响 。 按 照 尼 采 和 弗 洛 伊 德 的 理 论 , 人 不 是 介 于 上 帝 与 动 物 之 间 , 而 是 动 物 世 界 的 一 部 份 ; 人 不 可 能 超 越 动 物 的 本 能 。 他 们 认 为 , 连 人 在 文 化 和 宗 教 领 域 内 最 高 尚 的 思 想 成 果 也 是 源 自 人 使 生 活 更 美 好 、 更 舒 适 、 条 理 化 的 意 愿 。

    2. 【 弗 洛 伊 德 观 点 】 叔 本 华 说 , 一 切 有 机 生 命 都 有 同 样 的 基 本 “ 意 志 ” 或 本 能 , 即 生 存 意 志 。 尼 采 说 , 一 切 有 机 生 命 都 试 图 使 生 存 更 进 一 步 ; 它 们 试 图 显 扬 自 己 , 试 图 增 强 自 己 的 力 量 。 尼 采 用 强 力 意 志 理 论 代 替 了 叔 本 华 生 存 意 志 理 论 。 但 是 , 尼 采 的 强 力 意 志 理 论 有 它 的 弱 点 。 虽 然 这 个 理 论 能 够 解 释 人 类 , 但 要 拿 它 来 解 释 动 物 和 植 物 世 界 , 就 显 得 牵 强 。 我 们 必 须 偷 换 “ 意 志 ” 一 词 的 含 义 , 然 后 才 可 以 说 动 物 和 植 物 也 有 强 力 意 志 。 进 一 步 说 , 强 力 意 志 理 论 夸 大 自 我 这 一 动 力 的 重 要 性 , 忽 视 非 自 我 这 一 动 力 , 即 利 他 主 义 动 力 的 重 要 性 。 这 种 利 他 主 义 动 力 在 整 个 有 机 世 界 中 都 可 以 见 到 , 即 在 植 物 、 动 物 以 及 人 类 的 世 界 中 ; 这 种 利 他 主 义 动 力 在 群 居 动 物 中 尤 其 明 显 , 如 蚂 蚁 和 蜜 蜂 。

    弗 洛 伊 德 的 生 死 本 能 理 论 则 没 有 尼 采 理 论 的 弱 点 。 弗 洛 伊 德 的 理 论 把 人 与 其 余 有 机 生 命 的 世 界 结 合 了 起 来 。 按 照 弗 洛 伊 德 的 理 论 , 一 切 有 机 生 命 都 是 从 先 前 的 有 机 生 命 演 化 而 来 的 , 所 以 , 一 切 有 机 生 命 就 都 相 互 联 系 。 植 物 、 动 物 和 人 都 具 有 同 样 的 基 本 本 能 , 即 生 与 死 的 本 能 。 按 照 弗 洛 伊 德 的 理 论 , 生 的 本 能 迫 使 每 一 种 有 机 生 命 不 仅 促 进 个 体 的 发 展 , 也 促 进 家 庭 、 群 体 和 整 个 同 类 的 发 展 。 也 就 是 说 , 所 有 的 有 机 生 命 都 具 有 利 他 主 义 动 力 。

    3. 【 戴 镇 观 点 】 西 方 哲 学 从 强 调 理 性 转 向 强 调 本 能 , 中 国 哲 学 也 经 历 了 同 样 的 路 径 。 当 新 孔 学 派 强 调 理 性 之 重 要 性 时 , 十 八 世 纪 的 思 想 家 戴 震 就 强 调 本 能 的 重 要 性 。 戴 震 认 为 , 世 上 没 有 纯 粹 的 理 性 ; 任 何 理 性 都 不 脱 离 情 欲 与 本 能 。 戴 震 认 为 , 道 德 原 则 源 自 人 的 生 存 动 力 与 本 能 , 而 不 源 自 善 心 、 理 性 或 正 义 感 。 照 戴 震 所 说 , 人 的 生 存 动 力 不 是 完 全 以 自 我 为 中 心 的 。 美 德 不 在 于 抑 制 这 些 动 力 , 而 在 于 权 衡 地 使 用 这 些 动 力 。

    4. 【 快 感 与 性 】 快 乐 和 性 活 动 通 常 被 看 作 人 的 本 能 所 欲 达 到 的 目 的 。 弗 洛 伊 德 在 他 的 早 期 学 术 生 涯 中 , 详 细 论 述 了 “ 快 乐 原 则 ” , 并 指 出 人 生 的 基 本 目 的 是 实 现 快 乐 , 人 的 基 本 快 乐 是 性 活 动 。 但 是 , 他 又 在 他 的 晚 期 学 术 生 涯 中 , 阐 述 了 生 死 本 能 理 论 , 并 指 出 快 乐 和 性 活 动 不 是 人 生 的 基 本 目 的 。

    性 的 快 感 是 引 人 繁 衍 后 代 的 诱 饵 。 生 的 本 能 给 人 以 性 的 快 感 , 并 以 此 引 诱 人 达 到 繁 衍 后 代 的 目 的 。 人 与 动 物 和 植 物 一 样 , 都 是 生 死 本 能 的 产 物 。 生 死 本 能 促 使 人 繁 衍 后 代 , 就 像 它 促 使 动 物 和 植 物 繁 衍 后 代 一 样 。 繁 衍 是 目 的 , 快 乐 和 性 活 动 是 手 段 。 除 去 一 切 诱 惑 , 人 的 本 性 就 现 出 其 本 来 面 目 。 很 显 然 , 人 的 基 本 驱 动 力 、 人 的 本 质 和 动 物 与 植 物 的 本 质 是 一 样 的 。 生 死 本 能 是 一 切 有 机 生 命 的 驱 动 力 。

    5. 【 死 的 本 能 】 我 们 可 以 在 人 的 许 多 行 为 中 发 现 生 的 本 能 的 影 响 。 的 确 , 人 的 存 在 本 身 就 证 明 生 的 本 能 的 存 在 。 另 一 方 面 , 死 的 本 能 却 往 往 躲 在 幕 后 , 不 为 我 们 所 觉 察 。 只 有 少 数 观 察 家 发 现 了 死 的 本 能 的 存 在 。 比 如 说 , 荣 格 就 指 出 , “ 里 比 多 不 仅 不 停 地 向 前 运 动 它 跟 太 阳 一 样 , 也 期 待 着 自 己 的 下 降 。 ” 罗 马 哲 学 家 塞 内 加 也 注 意 到 死 的 本 能 , 他 写 道 : “ 人 必 须 躲 避 那 曾 征 服 过 许 多 人 的 情 感 -- 死 的 欲 望 。 ” 狄 更 斯 对 死 的 本 能 有 过 如 下 的 描 述 : “ 在 瘟 疫 流 行 期 间 , 有 的 人 会 对 瘟 疫 产 生 一 种 秘 密 的 依 恋 -- 即 欲 死 于 瘟 疫 的 闪 念 。 ” 尼 采 也 谈 及 过 “ 绝 望 的 芸 芸 众 生 ‘ 死 亡 万 岁 ’ 的 疯 狂 呐 喊 响 彻 欧 洲 上 空 。 ”

    6. 【 力 量 的 平 衡 】 所 有 的 有 机 体 都 是 生 的 本 能 和 死 的 本 能 的 结 合 。 既 然 死 的 本 能 与 生 的 本 能 各 具 其 力 , 死 的 本 能 便 一 般 不 造 成 有 机 体 所 必 经 的 死 亡 。 死 的 本 能 不 终 止 人 的 生 命 , 但 却 阻 止 人 的 活 动 , 正 如 一 个 田 径 运 动 员 脚 腕 上 的 沙 袋 , 它 并 不 阻 止 运 动 员 跑 步 , 但 却 使 他 减 速 。

    7. 【 预 感 死 亡 】 人 们 经 常 可 以 预 感 到 自 己 的 死 期 , 这 至 少 部 份 地 归 因 于 人 的 死 念 , 即 死 的 本 能 , 导 致 人 的 死 亡 。 人 们 可 以 预 见 自 己 的 死 亡 是 因 为 他 们 期 望 死 亡 。

    林 肯 预 感 到 自 己 会 在 第 二 届 总 统 就 职 期 间 被 刺 杀 。 尽 管 许 多 人 都 劝 告 林 肯 多 加 小 心 , 以 防 被 刺 , 但 他 却 不 以 为 然 。 他 非 但 不 采 取 防 犯 措 施 , 反 而 似 乎 期 待 着 它 的 发 生 。 梵 高 在 三 十 岁 时 预 感 到 , 自 己 将 在 六 年 到 十 年 间 死 去 ; 他 死 时 三 十 七 岁 。 克 尔 恺 郭 尔 在 二 十 九 岁 时 , 身 体 还 很 健 康 , 但 他 却 写 道 : “ 我 是 活 不 长 的 ( 我 有 一 种 直 感 ) , 我 从 来 也 没 想 活 得 长 。 ”他 死 时 四 十 二 岁 。 济 慈 也 在 身 强 力 壮 时 预 感 到 自 己 会 早 夭 ; 他 死 时 年 仅 二 十 五 岁 。 拜 伦 在 准 备 去 希 腊 时 , 预 感 到 自 己 将 死 在 希 腊 ; 他 于 三 十 六 岁 死 于 希 腊 。

    当 一 个 人 完 成 了 他 力 所 能 及 的 一 切 , 或 说 当 他 大 功 告 成 时 , 他 就 期 望 死 亡 。 比 方 说 , 林 肯 就 可 能 感 到 , 打 赢 了 南 北 战 争 , 他 的 事 业 就 结 束 了 。 拜 伦 也 可 能 感 到 自 己 的 创 造 力 到 了 极 限 。

    8. 【 绝 不 是 炮 弹 】 人 们 对 早 夭 的 作 家 的 作 品 往 往 做 如 下 的 评 论 : “ 济 慈 在 二 十 五 岁 时 的 成 就 比 莎 士 比 亚 和 弥 尔 顿 在 二 十 五 岁 时 的 成 就 大 得 多 。 假 如 济 慈 活 到 七 十 五 岁 的 话 , 他 会 写 出 七 部 比 《 哈 姆 雷 特 》 还 要 好 的 戏 剧 , 或 会 写 出 三 部 比 《 失 乐 园 》 还 要 好 的 史 诗 。 ” 这 种 推 理 认 定 , 天 才 的 成 就 象 炮 弹 朝 房 顶 落 下 的 速 度 一 样 , 可 以 用 图 表 来 显 示 。 然 而 , 天 才 是 多 变 的 和 不 可 预 知 的 , 天 才 的 涨 落 是 无 法 用 方 程 式 来 表 达 的 。 天 才 使 数 学 无 能 为 力 。

    长 寿 的 天 才 一 般 在 二 十 几 岁 时 无 所 成 就 。 长 寿 的 天 才 工 作 节 奏 较 慢 , 他 们 知 道 自 己 还 来 日 方 长 。 与 此 相 反 , 早 夭 的 天 才 工 作 节 奏 较 快 , 他 们 知 道 死 亡 就 在 眼 前 。 天 才 能 预 知 自 己 有 多 少 时 间 , 并 相 应 地 调 节 工 作 节 奏 。

    对 七 十 五 岁 的 济 慈 能 做 出 哪 些 成 就 苦 思 冥 想 是 毫 无 用 处 的 。 济 慈 的 早 夭 是 他 个 性 的 表 现 , 正 如 他 的 诗 歌 是 他 个 性 的 表 现 一 样 。 对 济 慈 不 早 夭 的 假 想 犹 如 对 济 慈 不 是 诗 人 的 假 想 。 济 慈 的 早 夭 是 命 里 注 定 的 , 正 如 济 慈 成 为 诗 人 是 命 里 注 定 的 一 样 。 假 设 七 十 五 岁 的 济 慈 会 比 莎 士 比 亚 贡 献 大 , 就 好 比 是 说 : “ 约 翰 用 四 分 钟 跑 了 一 英 里 , 所 以 约 翰 就 可 以 用 一 百 零 四 分 钟 跑 完 二 十 六 英 里 , 也 就 是 说 , 他 可 以 轻 而 易 举 地 赢 得 马 拉 松 赛 的 金 牌 。 ”

    9. 【 间 接 自 杀 】 疾 病 往 往 袭 击 那 些 想 要 得 病 的 人 , 而 那 些 不 想 得 病 的 人 则 往 往 能 战 胜 疾 病 。 事 故 也 象 疾 病 一 样 , 往 往 降 临 到 那 些 想 要 遭 遇 事 故 的 人 头 上 。 想 要 遭 遇 事 故 的 欲 望 有 时 是 有 意 识 的 , 有 时 是 无 意 识 的 。 亚 伯 拉 罕 谈 及 过 “ 许 多 产 生 于 无 意 识 动 机 的 自 杀 和 自 杀 未 遂 的 例 子 。 心 情 忧 郁 的 人 往 往 不 采 取 最 基 本 的 预 防 措 施 。 无 意 识 的 自 杀 性 事 故 包 括 无 数 的 山 中 坠 死 的 事 故 。 ”

    死 刑 也 象 疾 病 和 事 故 一 样 , 有 时 降 临 到 那 些 想 死 的 人 头 上 。 比 如 , 假 如 苏 格 拉 底 和 耶 酥 想 活 下 去 的 话 , 他 们 是 可 以 避 免 死 刑 的 , 但 他 们 并 不 想 活 下 去 。 尼 采 说 , 苏 格 拉 底 和 耶 酥 的 死 是 变 相 自 杀 。 同 样 , 王 尔 德 也 是 自 找 的 受 审 、 判 罪 以 至 身 陷 囹 圄 。 他 的 衰 落 和 早 夭 也 是 延 迟 的 和 变 相 的 自 杀 。 王 尔 德 感 觉 到 一 种 自 我 毁 灭 的 冲 动 , 他 自 己 对 此 也 无 法 理 解 。 他 曾 问 道 : “ 人 为 什 么 要 奔 向 自 己 的 毁 灭 ? 为 什 么 毁 灭 如 此 激 动 人 心 ? ”

    战 争 中 的 死 亡 也 象 死 刑 一 样 , 有 时 降 临 到 那 些 想 死 的 人 头 上 。 下 意 识 的 死 念 使 一 个 士 兵 以 必 定 导 致 死 亡 的 方 式 作 战 。 相 反 , 决 心 不 死 的 士 兵 会 勇 敢 地 作 战 , 并 避 免 死 亡 。 比 如 , 拿 破 仑 身 经 百 战 , 有 十 九 匹 战 马 在 他 膝 下 战 死 , 但 他 却 活 了 下 来 。

    精 神 错 乱 也 是 这 样 , 有 时 也 降 临 到 那 些 想 使 自 己 精 神 错 乱 的 人 头 上 。 比 如 , 尼 采 就 似 乎 想 借 精 神 错 乱 , 逃 避 生 活 的 压 力 。 尼 采 跟 预 感 到 自 己 的 死 亡 的 许 多 作 家 一 样 , 预 感 到 自 己 的 精 神 错 乱 。 这 或 许 可 以 解 释 为 什 么 尼 采 在 只 有 四 十 五 岁 时 , 就 写 下 了 自 传 、 就 总 结 了 自 己 的 一 生 和 自 己 的 作 品 。 当 尼 采 最 终 精 神 错 乱 了 的 时 候 , 他 的 一 个 朋 友 说 , 尼 采 好 像 对 这 个 结 局 很 满 意 似 的 。

    10. 【 生 之 欲 望 】 长 寿 和 猝 死 一 样 , 往 往 带 有 自 愿 性 质 。 有 些 人 的 死 是 由 于 他 们 有 死 的 欲 望 。 同 样 , 有 些 人 的 长 寿 是 由 于 他 们 有 长 寿 的 欲 望 。 托 马 斯 · 曼 就 是 这 样 的 一 个 例 子 。 曼 在 三 十 五 岁 时 , 在 小 说 《 威 尼 斯 之 死 》 中 对 主 人 公 古 斯 塔 夫 · 埃 申 巴 赫 有 如 下 的 描 述 : “ 他 真 诚 地 希 望 自 己 长 寿 , 因 为 他 坚 信 , 只 有 注 定 该 在 历 史 舞 台 上 大 显 身 手 的 人 才 能 达 到 真 正 的 伟 大 和 不 朽 。 ” 曼 活 到 八 十 岁 。 萧 伯 纳 谈 论 过 长 寿 的 欲 望 , 并 一 度 沉 溺 于 永 久 延 长 生 命 的 瞑 想 。 他 活 到 九 十 四 岁 。

    11. 【 老 年 与 虔 诚 】 老 人 的 死 的 本 能 比 年 轻 人 的 强 , 正 如 荣 格 所 说 , 年 轻 人 的 里 比 多 是 向 著 生 命 前 进 的 , 老 人 的 里 比 多 是 朝 着 死 亡 倒 退 的 。 托 尔 斯 泰 就 是 一 位 意 识 到 自 己 死 的 本 能 的 老 人 。 下 面 是 托 尔 斯 泰 在 五 十 岁 时 对 自 己 死 的 本 能 的 描 述 : “ 一 种 不 可 抵 御 的 力 量 迫 使 我 想 消 灭 自 己 的 存 在 。 严 格 地 说 , 我 不 是 想 自 杀 , 因 为 , 这 种 吸 引 我 摆 脱 生 命 的 力 量 比 意 愿 来 得 更 强 大 、 更 猛 烈 、 更 具 规 模 。 ”

    如 果 一 个 人 有 强 烈 的 死 的 本 能 , 如 果 一 个 人 觉 得 难 以 维 持 生 命 , 他 就 会 用 假 想 和 幻 觉 来 美 化 现 实 , 以 使 现 实 变 得 更 惬 意 、 更 美 好 。 老 人 就 经 常 用 令 人 愉 悦 的 假 想 美 化 现 实 , 尤 其 是 用 宗 教 的 假 想 。 为 了 使 生 活 更 平 和 , 老 人 往 往 求 助 于 宗 教 。 皈 依 宗 教 的 老 人 有 : 牛 顿 、 李 斯 特 、 瓦 格 纳 、 果 戈 理 、 托 尔 斯 泰 、 斯 特 林 堡 和 海 斯 曼 。

    12. 【 欢 迎 死 亡 】 如 果 人 有 死 的 本 能 , 人 为 什 么 还 怕 死 呢 ? 实 际 上 , 怕 死 的 人 有 时 怕 的 不 是 死 的 事 实 , 而 是 自 己 的 下 意 识 的 死 的 本 能 。 对 死 的 惧 怕 有 时 是 意 识 与 无 意 识 争 斗 的 结 果 。 人 的 意 识 无 法 与 人 渴 望 死 亡 的 无 意 识 的 欲 望 相 调 解 , 所 以 就 力 图 抑 制 这 种 欲 望 。 抑 制 造 成 了 对 受 到 抑 制 的 欲 望 的 惧 怕 。 换 句 话 说 , 抑 制 造 成 了 对 死 的 欲 望 的 惧 怕 。 有 些 人 晕 高 就 是 一 种 类 似 的 情 形 。 弗 洛 依 德 认 为 , 晕 高 可 能 掩 藏 着 人 无 意 识 的 坠 入 死 亡 的 欲 望 。

    人 的 心 理 进 化 消 除 了 原 始 的 抑 制 现 象 , 并 造 成 意 识 与 无 意 识 之 间 的 协 调 。 这 种 进 化 也 将 取 消 人 对 死 的 惧 怕 。 人 , 作 为 一 个 整 体 , 连 他 的 意 识 也 包 括 在 内 , 总 有 一 天 会 欢 迎 死 亡 , 或 者 至 少 是 接 受 死 亡 , 就 象 现 在 人 的 无 意 识 往 往 欢 迎 死 亡 一 样 。

    13. 【 谜 】 让 我 们 回 顾 一 下 地 球 上 无 生 命 的 年 代 。 既 然 一 切 有 机 生 命 不 过 是 生 死 本 能 的 表 现 , 那 么 , 就 没 有 任 何 生 命 的 出 现 不 处 于 生 死 本 能 的 控 制 之 下 。 但 是 , 生 死 本 能 本 身 又 是 怎 样 产 生 的 呢 ? 生 死 本 能 究 竟 是 由 什 么 组 成 的 呢 ?

    这 些 是 我 们 无 法 回 答 的 问 题 。 我 们 只 得 满 足 于 陈 述 描 述 生 死 本 能 行 为 的 规 则 , 而 对 这 些 本 能 究 竟 为 何 物 不 甚 了 解 。 这 就 象 牛 顿 满 足 于 陈 述 地 球 引 力 的 规 则 , 却 对 地 球 引 力 究 竟 为 何 物 不 甚 了 解 一 样 。 正 如 叔 本 华 所 说 : “ 在 所 有 的 调 查 研 究 和 所 有 精 确 的 科 学 的 尽 头 , 人 类 总 是 面 临 著 一 个 终 极 现 象 这 个 终 极 现 象 解 释 它 所 掩 盖 的 和 它 所 造 成 的 一 切 现 象 , 但 这 个 终 极 现 象 本 身 却 仍 然 无 法 获 得 解 释 , 它 象 一 个 谜 竖 立 在 我 们 面 前 。 ”

    14. 【 一 个 与 众 多 】 形 而 上 学 理 论 家 试 图 在 众 多 中 发 现 一 个 , 试 图 在 变 化 万 千 的 世 界 里 发 现 一 个 永 恒 的 因 素 , 即 一 切 现 象 背 后 的 终 极 现 象 。 叔 本 华 以 为 , 他 发 现 了 那 众 多 中 的 一 个 、 那 个 永 恒 的 因 素 、 那 个 终 极 现 象 。 他 说 , “ 意 志 ” 是 众 多 中 的 一 个 , 意 志 是 一 切 事 物 的 核 心 。 意 志 是 真 实 存 在 , 真 实 存 在 必 定 是 完 整 的 、 不 可 分 的 。 既 然 意 志 是 真 实 存 在 , 它 就 必 定 存 在 于 一 切 事 物 之 中 , 因 此 , 叔 本 华 把 意 志 也 赋 予 无 生 命 物 体 , 如 石 头 。

    可 以 认 为 , 生 死 本 能 象 叔 本 华 的 “ 意 志 ” 一 样 , 是 众 多 中 的 一 个 , 是 真 实 存 在 。 我 们 可 以 把 生 死 本 能 看 作 一 个 本 能 的 两 种 状 态 , 而 不 是 两 个 独 立 的 本 能 。 我 们 可 以 不 把 它 们 称 为 生 的 本 能 和 死 的 本 能 。 我 们 可 以 把 它 们 称 为 健 康 而 强 烈 的 生 的 本 能 和 微 弱 而 无 力 的 生 的 本 能 。 但 是 , 不 管 我 们 把 它 们 称 为 两 个 本 能 还 是 一 个 本 能 , 生 死 本 能 只 属 于 有 生 命 物 体 , 而 不 属 于 无 生 命 物 体 。 生 死 本 能 的 理 论 在 有 生 命 物 体 和 无 生 命 物 体 之 间 划 了 一 道 明 显 的 界 线 。

    15. 【 尼 采 对 衰 朽 的 论 述 】 尼 采 的 强 力 意 志 理 论 不 象 弗 洛 伊 德 的 生 死 本 能 理 论 那 样 清 晰 、 全 面 。 但 是 , 假 如 我 们 把 尼 采 的 哲 学 作 一 个 全 面 的 观 察 , 我 们 就 会 发 现 , 尼 采 有 关 人 类 本 性 的 思 想 与 弗 洛 伊 德 的 相 象 。 尼 采 认 为 , 一 个 人 不 是 表 现 上 升 型 生 象 就 是 表 现 下 降 型 生 象 , 不 是 表 现 生 的 意 志 就 是 表 现 死 的 意 志 , 不 是 表 现 衰 朽 就 是 表 现 复 兴 , 不 是 狄 俄 尼 索 斯 式 就 是 阿 波 罗 式 , 不 是 表 现 健 康 而 强 烈 的 强 力 意 志 就 是 表 现 微 弱 而 无 力 的 强 力 意 志 。 由 此 可 见 , 尼 采 对 人 类 本 性 的 观 察 与 弗 洛 伊 德 的 生 死 本 能 理 论 有 相 似 之 处 。

    弗 洛 伊 德 并 未 试 图 把 自 己 生 死 本 能 的 理 论 运 用 于 历 史 和 文 化 的 发 展 , 尼 采 却 把 自 己 对 人 类 本 性 的 观 察 运 用 于 历 史 和 文 化 的 发 展 。 他 把 一 些 哲 学 家 看 作 复 兴 型 , 把 另 一 些 哲 学 家 看 作 衰 朽 型 ; 他 把 一 些 艺 术 家 看 作 复 兴 型 , 把 另 一 些 艺 术 家 看 作 衰 朽 型 ; 他 把 一 些 历 史 学 家 看 作 复 兴 型 , 把 另 一 些 历 史 学 家 看 作 衰 朽 型 。 比 方 说 , 尼 采 把 叔 本 华 就 看 作 衰 朽 型 。 他 认 为 , 叔 本 华 的 悲 观 、 消 极 的 生 活 态 度 是 衰 朽 的 表 现 。

    或 许 有 人 会 说 , 叔 本 华 对 生 活 持 悲 观 、 消 极 的 态 度 是 因 为 生 活 事 实 上 就 是 充 满 了 痛 苦 , 世 界 实 际 上 就 是 一 个 地 狱 , 叔 本 华 是 理 解 生 活 本 质 和 世 界 本 来 面 目 的 天 才 。 然 而 , 尼 采 却 认 识 到 , 生 活 的 本 质 即 人 对 生 活 的 理 解 , 脱 离 了 人 对 生 活 的 理 解 , 就 无 从 谈 起 生 活 的 本 质 。 因 此 , 任 何 有 关 生 活 的 判 断 使 人 看 到 的 都 不 是 被 判 断 者 和 生 活 , 而 是 判 断 者 。 比 方 说 , 叔 本 华 对 生 活 持 消 极 态 度 , 我 们 由 此 看 到 的 , 是 叔 本 华 的 个 人 本 质 , 而 不 是 生 活 的 本 质 。 也 可 以 说 , 叔 本 华 对 生 活 的 消 极 态 度 告 诉 我 们 , 他 是 表 现 衰 朽 的 哲 学 家 。

    尼 采 认 为 , 复 兴 型 哲 学 家 和 艺 术 家 跟 叔 本 华 不 一 样 , 他 们 对 生 活 持 积 极 、 乐 观 的 态 度 。 尼 采 自 己 就 想 成 为 复 兴 型 哲 学 家 , 他 就 对 生 活 持 积 极 、 乐 观 的 态 度 。 尼 采 有 一 个 永 久 复 生 的 理 论 。 根 据 这 个 理 论 , 所 有 在 地 球 上 出 现 过 的 事 物 最 终 都 会 复 现 。 尼 采 认 为 , 接 受 永 久 复 生 理 论 的 人 、 接 受 生 命 重 复 理 论 的 人 是 复 兴 型 人 物 , 而 反 对 永 久 复 生 理 论 的 人 、 对 生 命 不 断 重 复 的 意 念 拒 不 接 受 的 人 则 是 衰 朽 型 人 物 。 尼 采 知 道 , 自 己 对 永 久 复 生 的 热 情 接 受 犹 如 过 去 复 兴 型 人 物 的 所 为 , 是 对 生 活 的 肯 定 。 实 际 上 , 尼 采 认 为 , 他 的 永 久 复 生 的 思 想 是 有 史 以 来 人 类 对 生 活 的 最 有 力 的 肯 定 。

    16. 【 萧 伯 纳 观 点 】 一 个 历 史 时 期 的 中 心 思 想 一 般 是 由 几 个 思 想 家 所 共 有 , 而 不 是 由 一 个 思 想 家 所 独 具 。 例 如 , 在 达 尔 文 时 代 , 进 化 论 思 想 就 是 由 几 个 思 想 家 所 共 有 的 。 在 尼 采 时 代 , 生 死 本 能 的 思 想 也 是 由 几 个 思 想 家 所 共 有 的 , 其 中 包 括 尼 采 自 己 和 萧 伯 纳 。

    萧 伯 纳 对 哲 学 很 感 兴 趣 , 他 的 戏 剧 表 现 他 的 哲 学 思 想 。 萧 伯 纳 对 哲 学 的 生 物 学 方 面 尤 其 感 兴 趣 , 他 谈 到 过 “ 生 的 力 量 ” , 并 说 过 “ 死 亡 和 堕 落 ” 是 生 的 力 量 的 障 碍 。 萧 伯 纳 认 为 , 生 的 力 量 迫 使 人 不 仅 为 个 人 目 的 服 务 , 也 为 社 会 及 其 同 类 服 务 。 萧 伯 纳 相 信 , 人 类 存 在 的 目 的 是 把 人 提 高 到 一 个 更 高 的 水 平 , 他 相 信 一 个 新 的 “ 创 造 进 化 论 ” 的 宗 教 将 逐 渐 取 代 基 督 教 。

    17. 【 一 种 新 的 哲 学 】 叔 本 华 也 从 生 物 学 的 角 度 观 察 人 类 本 性 。 他 看 到 , 人 类 本 性 中 无 意 识 本 能 的 重 要 性 。 但 是 , 叔 本 华 却 没 有 看 到 人 类 本 性 中 死 的 本 能 , 他 只 看 到 了 生 的 本 能 。 尼 采 即 看 到 了 死 的 本 能 , 也 看 到 了 生 的 本 能 。 更 进 一 步 , 尼 采 指 出 了 这 两 种 相 互 对 立 的 本 能 在 历 史 和 文 化 发 展 中 的 表 现 。

    然 而 , 尼 采 却 从 未 能 在 生 死 本 能 的 基 础 上 发 展 出 衰 朽 与 复 兴 的 理 论 , 他 从 未 发 展 出 一 个 历 史 的 哲 学 。 尼 采 看 到 了 叔 本 华 的 衰 朽 , 但 他 却 没 有 解 释 这 种 衰 朽 。 他 没 有 解 释 为 什 么 有 些 哲 学 家 、 艺 术 家 、 历 史 学 家 是 衰 朽 型 人 物 , 而 有 些 则 是 复 兴 型 人 物 。 他 看 到 了 衰 朽 与 复 兴 , 却 没 有 对 它 们 做 出 解 释 。 尼 采 从 未 发 展 出 一 套 系 统 的 衰 朽 与 复 兴 的 理 论 。

    与 尼 采 和 叔 本 华 不 同 , 黑 格 尔 发 展 出 一 个 历 史 的 哲 学 。 黑 格 尔 认 为 , 个 人 是 时 代 的 产 物 、 社 会 的 产 物 。 但 是 , 黑 格 尔 却 未 从 生 物 学 的 角 度 观 察 人 类 本 性 , 他 未 能 理 解 无 意 识 的 重 要 性 , 也 未 能 理 解 衰 朽 与 复 兴 。 与 其 说 黑 格 尔 对 历 史 的 见 解 是 心 理 学 的 , 倒 不 如 说 它 是 宗 教 的 。

    哲 学 的 进 步 有 赖 于 对 先 前 思 想 家 智 慧 的 运 用 , 也 有 赖 于 填 补 先 前 思 想 家 留 下 的 空 白 。 通 过 运 用 尼 采 对 人 类 心 理 的 洞 察 、 填 补 黑 格 尔 历 史 哲 学 的 空 白 和 把 生 死 本 能 为 衰 朽 与 复 兴 理 论 的 作 为 基 础 , 我 们 时 代 的 哲 学 可 以 超 越 先 前 的 哲 学 。

    18. 【 我 们 时 代 的 哲 学 】 人 的 生 存 与 死 亡 、 人 的 成 长 与 衰 朽 不 仅 是 外 部 力 量 推 动 的 结 果 , 也 是 内 部 力 量 推 动 的 结 果 , 或 者 说 也 是 无 意 识 的 力 量 、 无 意 识 的 本 能 推 动 的 结 果 。 社 会 与 人 相 似 , 也 生 存 、 死 亡 , 也 成 长 、 衰 朽 , 其 原 因 也 不 仅 是 外 部 力 量 的 推 动 , 还 有 内 部 力 量 的 推 动 , 或 者 说 还 有 无 意 识 力 量 的 推 动 。 假 如 我 们 能 够 理 解 作 用 于 社 会 的 无 意 识 力 量 , 我 们 就 能 够 理 解 社 会 衰 朽 与 复 兴 的 现 象 , 我 们 就 可 以 加 深 对 历 史 的 理 解 。

    对 历 史 的 深 刻 理 解 有 助 于 达 到 对 个 人 的 深 刻 理 解 。 由 于 个 人 是 历 史 过 程 的 一 部 份 , 由 于 推 动 个 人 和 社 会 前 进 的 是 同 一 种 力 量 , 新 的 历 史 理 论 就 也 是 新 的 个 人 理 论 。 这 个 新 的 历 史 理 论 将 带 给 我 们 一 个 新 的 伦 理 观 、 政 治 观 和 艺 术 观 。 如 何 运 用 这 个 新 的 理 论 将 是 后 人 的 任 务 。 后 一 代 人 总 是 继 续 探 索 前 一 代 人 的 发 现 。

    这 个 理 论 鼎 立 于 三 块 基 石 : 黑 格 尔 的 社 会 有 机 体 论 、 弗 洛 伊 德 的 生 死 本 能 论 和 尼 采 的 衰 亡 论 。 这 个 理 论 并 不 是 哲 学 进 步 的 终 点 。 它 是 我 们 这 个 时 代 的 哲 学 , 而 不 是 一 切 时 代 的 哲 学 。 下 一 个 哲 学 将 超 越 这 个 哲 学 , 下 一 个 哲 学 将 达 到 新 的 高 度 。

    19. 【 直 觉 的 光 辉 】 只 是 在 最 近 , 只 是 从 无 意 识 心 理 学 开 始 发 展 以 来 , 从 心 理 学 的 角 度 观 察 历 史 才 成 为 可 能 。 所 有 以 前 的 历 史 哲 学 , 包 括 黑 格 尔 的 、 斯 本 格 勒 的 和 汤 因 比 的 , 都 缺 少 从 心 理 学 角 度 的 观 察 。 单 单 研 究 历 史 , 不 足 以 建 立 一 个 历 史 哲 学 。 历 史 哲 学 的 建 立 有 赖 于 哲 学 和 心 理 学 的 扶 助 。 建 立 一 个 历 史 哲 学 , 所 靠 的 不 是 费 力 的 实 验 , 而 是 瞬 间 的 直 觉 。 因 此 , 我 们 不 应 指 望 专 门 研 究 历 史 的 人 建 立 历 史 哲 学 。 ( 拿 科 学 来 说 , 在 某 个 领 域 做 出 革 命 性 贡 献 的 人 往 往 不 是 专 门 从 事 那 个 领 域 研 究 的 人 。 比 方 说 , 引 起 化 学 革 命 的 道 尔 顿 就 不 专 门 研 究 化 学 。 达 尔 顿 之 所 以 能 够 引 起 化 学 的 革 命 , 是 因 为 他 把 气 象 学 和 物 理 学 方 面 的 观 察 运 用 到 化 学 中 去 了 。 )

    斯 本 格 勒 和 汤 因 比 试 图 只 靠 研 究 历 史 而 建 立 历 史 哲 学 。 由 于 他 们 最 通 晓 西 方 历 史 , 他 们 的 理 论 就 反 映 西 方 历 史 的 总 的 状 况 。 他 们 试 图 把 对 西 方 历 史 的 观 察 运 用 到 其 它 文 明 中 去 , 如 印 度 文 明 、 中 国 文 明 等 。 他 们 的 研 究 方 法 不 是 从 总 的 思 想 到 具 体 的 实 例 , 而 是 从 具 体 的 实 例 ( 西 方 文 明 ) 归 纳 出 总 的 思 想 、 即 总 的 历 史 哲 学 。 斯 本 格 勒 和 汤 因 比 完 全 地 投 入 到 历 史 研 究 之 中 , 他 们 未 能 运 用 哲 学 和 心 理 学 的 最 新 发 现 , 未 能 运 用 尼 采 和 弗 洛 伊 德 等 人 的 发 现 。 他 们 的 着 作 之 所 以 卷 帖 浩 繁 , 是 因 为 它 们 不 基 于 直 觉 , 不 是 真 正 的 哲 学 。

    这 里 所 阐 述 的 历 史 哲 学 , 集 哲 学 、 心 理 学 和 历 史 学 于 一 身 , 它 不 是 单 纯 的 历 史 研 究 。 这 个 理 论 比 斯 本 格 勒 和 托 因 比 的 理 论 要 简 洁 得 多 。 它 的 目 的 在 于 描 述 那 股 力 量 、 那 藏 在 历 史 背 后 的 无 意 识 的 本 能 。 然 而 , 它 不 力 图 对 所 有 的 历 史 事 件 和 文 明 现 象 都 做 出 解 释 , 它 也 不 力 图 对 当 今 的 文 明 是 否 将 兴 旺 发 达 或 腐 朽 没 落 做 出 预 言 。 可 见 , 这 个 理 论 不 象 斯 本 格 勒 和 汤 因 比 的 理 论 那 么 雄 心 勃 勃 。 ( 同 样 , 新 的 科 学 理 论 也 有 时 不 象 先 前 的 科 学 理 论 那 么 雄 心 勃 勃 、 那 么 不 厌 其 烦 地 解 释 来 、 解 释 去 。 比 如 , 从 某 些 方 面 来 讲 , 牛 顿 和 拉 瓦 锡 的 理 论 就 比 他 们 前 辈 的 理 论 解 释 得 要 少 。)

    历 史 哲 学 必 须 重 点 研 究 文 化 历 史 、 而 不 是 政 治 历 史 。 人 类 精 神 在 文 化 领 域 比 在 政 治 领 域 表 达 得 更 加 明 确 , 这 正 如 独 唱 歌 手 比 合 唱 歌 手 更 能 充 份 地 表 现 自 己 。 在 政 治 领 域 里 , 人 类 精 神 与 外 国 文 化 和 地 理 环 境 等 发 生 关 系 。 在 这 个 领 域 里 , 事 件 的 形 成 与 多 方 面 的 因 素 有 关 , 所 以 , 要 想 描 述 无 意 识 本 能 在 政 治 历 史 中 的 作 用 , 是 很 困 难 的 。 而 另 一 方 面 , 文 化 领 域 内 , 促 使 事 件 形 成 的 因 素 不 如 政 治 领 域 那 么 多 , 所 以 , 无 意 识 本 能 的 作 用 在 这 个 领 域 里 , 就 较 为 明 显 。 虽 然 , 历 史 哲 学 可 以 加 深 我 们 对 政 治 历 史 的 理 解 , 但 它 的 主 要 重 点 必 须 是 文 化 历 史 ; 它 必 须 集 中 表 现 无 意 识 本 能 如 何 影 响 文 化 和 怎 样 引 起 衰 朽 与 复 兴 。